了不起的屠呦呦!青蒿素研究取得新进展,“不死癌症”或可被治疗!

2019年6月17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日一大早,整个网络都被屠呦呦老先生刷屏——


屠呦呦团队“青蒿素抗药性”等研究取得新进展!




自屠呦呦发现青蒿素以来,青蒿素衍生物一直作为最有效、无并发症的疟疾联合用药。


然而,世卫组织最新发布的《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显示,全球疟疾防治进展陷入停滞,疟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


当前,全球抗疟面临的最大技术挑战是疟原虫对青蒿素类抗疟药物产生抗药性。


“青蒿素联合疗法是目前世卫组织大力推广的一线抗疟疗法,是当前全球抗疟的最重要武器。一旦疟原虫普遍对其产生抗药性,后果将十分严重,全世界科学家都非常担心‘青蒿素抗药性’进一步恶化。”


(全球疟疾分布图,颜色越深疫情越严重)


近年来,青蒿素已经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抗药性,世卫组织和东南亚国家的多项研究表明,在柬埔寨、泰国、缅甸、越南等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对疟疾感染者采用青蒿素联合疗法(“青蒿素药物”联合“其他抗疟配方药”疗法)的三天周期治疗过程中,疟原虫清除速度出现缓慢迹象,并产生对青蒿素的抗药性。


这一现象受到全球抗疟专家重视,青蒿素的发现者屠呦呦,也带领着团队针对抗药性成因治疗手段方面展开研究,并取得了进展!


近期,屠呦呦团队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可行治疗方案——


一是适当延长用药时间,由三天疗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疗法;


二是更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已产生抗药性的辅助药物。



经过试验,屠呦呦团队提出的青蒿素抗药性治疗应对方案非常有效,这一应对方案也引发了业内关注,近期被国际顶级医学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刊载。


截至目前,青蒿素联合疗法治愈的疟疾病患已达数十亿例,而这一次屠呦呦团队开展的关于青蒿素抗药性的进展,对于全球抗疟工作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可以说,屠呦呦团队又一次为世界做出重大贡献!



另一方面,据新华社报道,由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廖福龙等专家撰写的青蒿素等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有望首次纳入即将再版的国际权威医学教科书《牛津医学教科书(第六版)》。


报道称,该章节名为“传统医药的典范——中医药”,目前已完成定稿,具体分为——


“什么是传统医药”、

“青蒿素等中药发现史、作用机理和临床应用”、

“中医药整体观与辨证论治”、

“传统医药便廉可及”四个部分。


今年4月,该书出版方牛津大学出版社已启动校对工作,将于今年下半年再版。


传统中医药科研论纳入《牛津医学教科书》,对于中医文化而言,意义非凡,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屠呦呦先生的努力与贡献。


事实上,这一次屠呦呦给世界带来的惊喜远不止如此!



关于红斑狼疮,许多人,包括医学专家对这类疾病都不是很了解。


红斑狼疮是一种典型的自身免疫性结缔组织病,该疾病一直有着不死癌症之称。


本病病因尚不明确,目前普遍认知的致病因素有:


1、遗传因素

2、性激素

3、环境因素及其他

4、某些感染


由于该疾病是自身免疫疾病,在治疗上带来了许多困难,因为发病原因难以明确,治疗手段也相当有限。


到目前,红斑狼疮并没有根治的方法(来源百度百科)



在全世界对红斑狼疮无能为力的时候,屠老为全世界的红斑狼疮带来了新希望——


青蒿素有望对红斑狼疮产生治疗!


根据屠呦呦团队前期临床观察,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有效率分别超90%、80%。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显示,由屠呦呦团队所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提交的“双氢青蒿素片剂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盘状系统性红斑狼疮的适应症临床试验”申请已获批准。


昆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负责单位开展临床试验。



据报道介绍,该临床试验一期于2018年5月正式启动,设计样本共120例。


报名参加该临床试验的中外患者约500人,经过‘疾病活动性评分’等多流程严格筛选,首批志愿患者已入组开展试验。从目前情况看,志愿患者没有发生非预期不良事件。”


屠呦呦本人也表示:“青蒿素对治疗红斑狼疮存在有效性趋势,我们对试验成功持谨慎的乐观。”


报道里写到,此次临床试验一般共三期,二、三期试验样本量更大,至少还需7到8年。若试验顺利,预计新双氢青蒿素片剂或最快于2026年前后获批上市。


青蒿素有望治疗红斑狼疮新闻一出之后,迅速在网上引起热议,这是那些曾经被医生判定要吃一辈子药的红斑狼疮患者第一次看到希望。



看到这些留言,小编也不禁有些泪目,没想到,健康人的一些日常生活,对于那些患者而言,竟是如此的艰难。


我们不知道,在健康的人们,打着太阳伞,嫌弃太阳太大皮肤会被晒黑的时候,那些红斑狼疮患者们有多想触碰这些阳光;


我们不知道,在健康的人们挑食,嫌弃菜品不合口味的时候,那些红斑狼疮患者们有多想肆意的吃一顿;


我们不知道,在健康的人们午夜空虚,无病呻吟的时候,有多少患病的人在奢求着一个健康的身体......


很多人都不知道红斑狼疮患者们的生活有多艰难,很多人也不知道,那些像屠呦呦老先生一样奋战在一线的科研人员,有多伟大?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诗经》中描述的野鹿,呦呦地呼唤同伴一起到野外寻找和分享蒿草。


在BBC“偶像”栏目的个人简介处,关于屠呦呦的形容是“在艰难时刻仍然秉持科学理想”、“砥砺前行亦不忘回望过去”、“其成就跨越东西”。


(图源:天下杂志)


现年89岁的屠呦呦老先生,有着与其年龄“不符”的执着探索的科研精神,


而她在医学领域的成就不光是中国的骄傲,也代表着世界级的水平。


受中国典籍《肘后备急方》的启发:“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可治“久疟”。


在无数次的失败后,凭借对科学的执着,屠呦呦创造性地提取出了对疟原虫产生100%抑制率的抗疟疾新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


(图源:中医中药网)


2000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把青蒿素类药物作为首选抗疟药物,在全球推广。


世界卫生组织《疟疾实况报道》显示,2000年至2015年期间,全球各年龄组危险人群中疟疾死亡率下降了60%,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65%。


青蒿素类药物作为治疗疟疾的主导药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以说,屠呦呦先生是名副其实的“当世药神”,她创造性的研究使得上亿人免于疟疾折磨,无数人受惠于她的“青蒿素”。


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屠呦呦,以及另外两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


这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消息一传回国内,举国欢腾,屠呦呦本人却表示,“没有特别的感觉,有一些意外,也不是很意外。”


站在领奖台上,她说:“这不仅是授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对全体中国科学家团队的嘉奖和鼓励。”


而后,屠呦呦先生将300多万的诺贝尔奖金其中200万元分别捐给了北京大学医学部和中医科学院,成立了屠呦呦创新基金,用于奖励年轻科研人员。


其余的钱主要则支付她的家人到瑞典领奖的相关费用等。


(图源:时代周刊)


2019年1月初,英国BBC新闻网新版块“偶像(ICON)”栏目发起“20世纪最伟大人物”评选。


在14日公布的“科学家篇”名单中,中国首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成功进入候选人名单。


她不仅是科学领域中唯一在世的候选人,也是所有28位候选人中唯一的亚洲人。


和她一起入围的,还有物理学家居里夫人(Maria Curie)、物理学家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以及数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



BBC评论中说到:

如果用拯救多少人的生命来衡量伟大程度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屠呦呦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


毫无疑问,这是一句高度赞美的话语。


但在那些曾经经历疟疾病痛折磨的人看来,屠呦呦远不是一句伟大的科学家能形容的。


当一个人在科研方面有杰出的贡献时,我们会称他“科学家”。


当一个人将为人类创造更美好的明天作为奋斗目标时,我们会称他“伟人”。


屠呦呦,是科学家,更是伟人。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