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6,这部大尺度惊悚剧预言了现实!

2019年6月17日09时30分内容来源:电影天堂

2019 VOL.320

本文由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今年,神剧纷纷跌下神坛。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9.4,第八季6.2


《黑镜》第一季9.4,第五季6.6


好在,依然有神剧越来越“神”——


《使女的故事 第三季》



第一季8.8分,包揽了6项艾美奖,


其中包括最佳剧集、最佳导演、最佳女主三项重量级奖项。


第二季9.0分,入围了艾美奖8项提名。


前几天第三季开播,豆瓣评分直接飙到了9.6分



看这三季的海报就知道,


《使女的故事》讲述的是被压迫的女性的觉醒之路。


但又远远不止于此。




01


近未来,美国政府被推翻,


极端教徒们建立了男权至上的基列国


男权至上,意味着男性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不管如何,男性都没有错。



女人和男人私奔,一定是女人勾引了男人。


女人被男人强奸,一定是因为女人放荡。


女人不怀孕,一定是女人的问题,而非男人的问题。



表面上,基列国是一个发达、整洁、有序的乌托邦世界。


实际上,这是一个等级制度森严,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反乌托邦监狱。


书籍杂志被焚烧,同性恋、反抗者被吊死,


处处有持枪检查的安保人员,处处是大主教们的眼线。



在基列国,


女性成了被统一分配的物品,成了男性的附属,成了国家财产。


她们被剥夺一切身份和权利,被分为夫人、使女、嬷嬷、嬷大,荡妇


用不同颜色的衣服加以区分。



因为环境污染导致越来越多人不孕不育,婴儿的存活率也越来越低,


于是,生殖繁衍成了国家大事,使女被迫担起了这一职责。


使女们先是被安排在红色感化中心,接受嬷嬷们的教化。


不听话者或激烈反抗者,轻点被电击,有的则被挖眼断手,


严重的还会被施以割礼。



之后,使女们被分配到夫人无法生育的大主教家庭,为大主教生子。


过完哺乳期的使女会被分配到其他大主教家庭,


一直不怀孕的使女则可能被发配到殖民地清理放射性垃圾。



换句话说,使女只是行走的子宫,生育的机器。


她们失去了原有的名字,每换一个家庭都要根据主教的名字更改姓名。


她们失去了行动的自由,耳朵里被嵌入GPS芯片,红色的衣服让她们很容易被抓。


每次出门采买物品,她们都不得单独行动,谁都不知道自己的行走搭档是不是眼线。



极端残酷的环境,造就了恐怖骇人的氛围。


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连说话都要考虑再三,


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发配到殖民地,或者被吊死。



顺从总比反抗容易,麻木总比觉醒容易。


但总要有人开始觉醒,开始反抗。



02



本是一名图书编辑,有闺蜜莫伊拉,有丈夫卢克,有女儿汉娜


生活虽然平淡但也算幸福。



基列国建立后,


琼被抓去当使女,汉娜被送走成为大主教的女儿,侥幸逃脱的卢克逃到了加拿大。


从此,琼不再是一个妻子和母亲,她甚至不再是一个女人。


在基列国,她只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每次琼的排卵期到来时,都会有一场授精仪式。


“授精仪式”源自《圣经》,由大主教、夫人、使女共同完成。


使女躺在夫人的怀中,成为她的子宫,成为储存精子的容器。



琼被分配的第一个家庭是沃特福德家。


因为沃特福德不育,琼在沃特福德太太赛丽娜的建议下怀上了司机尼克的孩子。


琼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反抗,是带头拒绝向珍妮扔石头。



琼第一次在尼克的帮助下逃跑,却在即将成功时被抓了回来。


琼第二次逃跑时,她目送艾米丽和女儿妮可离开,自己选择了留下。


留下,


是为了找回女儿汉娜,更是为了拯救更多像自己一样的人。



琼被分配的第二个家庭是劳伦斯家。


和沃特福德的心软不同,劳伦斯看似和善,实则心狠手辣,


他会从心理层面打压琼的斗志,侮辱琼的人格。



同时,尼克当上了大主教,却拒绝帮助琼。



第二季,琼把希望都寄托在男性身上,看似觉醒实则并不独立。


用琼妈妈的话说,


“把你的女儿教育城女权主义者,她却始终在等待男人的拯救。”



第三季,琼不再依靠和等待男性的拯救,她开始召集女性盟友,策划反抗。


她的女性盟友不仅有使女,有嬷大,甚至还有夫人。



沃特福德太太赛丽娜


基列国建立前,她是一个事业女性,是可以和丈夫并肩站立的人。


基列国建立后,她发现自己只是丈夫的附属,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标本。


她不得不和其他女人分享丈夫,每次授精仪式对她而言都是折磨。



当赛丽娜意识到基列国存在的荒谬可悲,她开始觉醒。


比如协助琼和女儿妮可出逃,


比如带头在主教会议上读《圣经》。



被断指后,


赛丽娜把家付之一炬,开始反抗。



琼和赛丽娜代表着从沉睡到觉醒的人,


艾米丽则是从头到尾都在激烈反抗,


嬷嬷们则是助纣为虐、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的人。


相应的,沃特福德、尼克、劳伦斯则代表了三种不同类型的男性。



第三季,


身在加拿大的艾米丽、卢克、莫伊拉该如何帮助琼?


琼又要如何找到盟友,全面反扑,解放基列国?




03


《使女的故事》的原著创作于1984年,被称为“女性视角的《1984》”。


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说,


“切记,在这本书里我所用的所有细节都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


换句话说,它不是科幻小说。”


“人类的罪恶无需想象,已可无限列举,


这是它让人毛骨悚然的原因。”



往远了说,“集体处决”、“焚书”、“蓄奴制”这些都在历史上出现过。


往近了说,“荡妇耻辱”、“物化女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代孕”、“一夫多妻”,


即便是现在也广泛存在着。



好巧不巧,《使女的故事》每次开播都和现实暗合。


第一季、第二季播出时,


Me Too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并席卷世界。



第三季播出前一个月(今年5月),


美国有4个州相继通过“心跳法案”,也就是《反堕胎法案》。


法案规定,从能检测到胎心开始(大多数女性此时还无法发现自己怀孕),孕妇堕胎就是违法的。


哪怕是强奸或乱伦而怀孕的受害者也不能例外。



《新共和》杂志认为,


现在的美国越来越像《使女的故事》中的基列国。



可怕的不是电视剧里惊悚压抑的氛围和故事,


可怕的是,


我们正眼看着电视剧一步步变成现实。


/END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照进现实的神剧,一起在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