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迪玛希出了张独一无二的专辑?

2019年6月18日09时00分内容来源:QQ音乐

▲戳图支持&收藏迪玛希《iD》全辑


迪玛希终于推出了一张独一无二的专辑。


作为一个能够跨越4.5个八度的天才型歌手,无论是在哈萨克还是在中国,迪玛希的出道总是惊艳无比。但在历史上,其实也有过近似于迪玛希这种类型的歌手,他们技艺绝伦、无人能及,但也恰恰正是因为如此,反倒只能以精致工艺品的身份存在。


迪玛希的这张《iD》,恰恰就是一张属于他自己的专辑。没错,他还是舞台上那个高音王子,但在《iD》这张属于他自己的专辑里,他却用歌声、音乐和自我,共同组合出一张介于艺术品和沉思录之间的专辑。



《iD》在音乐上是一张多元化专辑,但在音乐类型上的多元取向,却并不代表曲风的漫无目的。的确,专辑在谭伊哲、宋秉洋、Yerlan Bekchurin、孔潇一等中外音乐人的打造下,有了一张横跨电子、摇滚、舞曲、民谣、放克、流行、古典、音乐剧的多色调版图。不过,以迪玛希的声线作为支点,并在这个基础上拓展音乐可能性,又让专辑的音乐多元却不芜杂,更像是以音乐的多样性,赋予了迪玛希音乐人格的立体性。


因为迪玛希的演唱天赋使然,《iD》注定是一张赏听型专辑,这丝毫不会让人意外,而它也的的确确是一种现实。但在赏听的同时,《iD》之所以说是一张属于迪玛希自己的专辑,还在于专辑通过音乐形成了一种镜像,而镜像里的人,当然就是迪玛希本希。


毕竟,迪玛希在《id》这张专辑里的角色,不仅仅只是歌手,还是专辑的制作人。

比如在英文首曲《Screaming呐喊》里,迪玛希看似和一个“你”对话,实际上这个“你”,就如同镜子里的自己,那个天赋异禀却同样会有挫折感,但却还是会冲出迷雾,用呐喊迎向另一片天际的自己。


同样的,《Lay Down》在看似励志的主题下,其实却有着放下再出发这样的递进意义。对于像迪玛希这样年少成名的歌手来讲,往往还没有看够名利的风光,根本无瑕顾及思考成功与失败之间的辩证关系。而迪玛希却在鲜花与掌声中,用思辨的方式呈现Lay Down的意义,这也让他的这张专辑,充满了沉思的力量。


贴合迪玛希声线特点的音色打造,也让整张专辑在音乐技术上同样独一无二。


《iD》的幕后团队当然称得上是中外精英汇聚,但他们却同样是最适合迪玛希的音乐人,因为学院化的功底,因为艺术化的造诣,也使得《iD》专辑在现代与传统间,还有一种当代的艺术感。


《战争与和平》的古典交响、摇滚和电音的结合,既是迪玛希身上音乐血脉从传统到现代的传承体现,也在一定程度上,用一种复合型的恢弘,更衬托出他音域的宽广。除了音色调,更美,堪称是EDM时代的音乐剧。

除此之外,《荆棘王冠The Crown》和《Just Let It Be》,也分别在南欧和中世纪的氛围中,通过更现代的音乐方式,找到一种全新的音乐出口。这既是一种音乐的传承,也是一种情感的递进,让迪玛希的演唱,因此有了一种更纵深、宽阔的空间。



像迪玛希这这种类型的歌手,如果他们推出音乐专辑,最终还是声线大于作品,那他们出唱片也变成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迪玛希不是这样的。当很多人习惯了他纵向的穿透力时,迪玛希却用一种横向的轻盈律动,告诉所有的人,他的演唱不仅有高度,还有纬度。


在《iD》专辑的前半部分,迪玛希用的都是中文演绎,不能说他对中文的理解力就一定有多强,但在标准的中文发音背后,迪玛希之所以能够把这些歌曲的情感演绎得通透,也就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应该有的灵气。艺术总是相通的,情感也是相通的,明白了这种相通,音乐自然也就通透。


特别喜欢专辑最后的《If I Never Breathe Again重生》,以低吟浅唱开头,尾音处甚至能够听到细微的哨音回声,这种独语化的演绎,也让整首歌曲有了强烈的沉浸感。再加上迪玛希本身的艺术气质,那种艺术化的小处理,歌曲自然就有了一种感性和技术的最大平衡。它是一首最诚挚的情歌,同时又是一种艺术的洗礼和享受,至少在目前的华语乐坛,这样的平衡是独一无二的。


这种独一无二,当然适用于整张专辑的评价。


文|爱地人(ID:aidiren

编辑|胡萝卜





- 长按关注QQ音乐 -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