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查了我的开房记录以后。

2019年7月07日11时56分内容来源:我要WhatYouNeed



今天我们将会分享一篇关于「伤害传递」的文章。


正文开始之前,我们想先分享文章的主角,也就是作者的男朋友曾经给过她的一段忠告:


1.不要把门卡、校园卡、身份证等存有个人信息的卡片借给别人,即使只是几分钟。


越是老旧的系统,越容易被读取和解密(比如高校的校园卡)。甚至手机 NFC (也就是刷公交卡的那个功能),就可以在 3 到 5 厘米外读取校园卡的信息


2.得到一个批量注册、预设密码的账号时,要及时修改自己的密码。


学校都会给学生预先注册校园网和学校邮箱等账号,通常会预设一个默认密码,而且信息通常会被放入“新生进校须知”中,公开在网络上。


3.设置密码的时候,稍微发挥一点创造力。


更好的方式是建立一套自己的密码体系。比如所有和钱有关的账号,密码的最后都加一个小写 m ;而社交网络账号密码的最后都加一个大写的 S 。


4.不要随意连接网络热点。


尤其是在图书馆、教室、机场、车站等人多的地方。有些没有密码或密码很简单的WiFi 很有可能是“钓鱼” WiFi。连接之后,就会盗取信息。



以下,

是今天要分享的故事。



男朋友在我面前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说,这是最后一件我瞒着你的事。

“我查过你的开房记录。”



网站、芯片、数据库。

我一直都知道男朋友喜欢玩这些东西。

在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喜欢跟我讲某机构的网站系统有什么漏洞;喜欢把所有的门卡复制到手机里;送我到我家楼下,也饶有兴致地研究一下小区的门禁系统过不过时。

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把他的爱好用在我身上。

我的身份证永远放在钱包的夹层里。有天我们出去吃饭,趁我去洗手间,他用某一种工具读取了我的身份证芯片。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他用读取后的信息,去查了我的开房记录——其实也查不出太多,只能查到市内的记录。

我在市内根本没有开房记录。

这样的“清白”没有让他感到满意。他开始回忆我的每一次旅行,和我跟他提及过的每一位途中拜访过的朋友,但他仍然心存疑虑。


我以为我在谈一段非常顺利的恋爱。男朋友的那点技术宅小爱好,也无伤大雅。


但是在这样无止境的猜疑与焦虑之中,我才知道我拥有的并不是幸福,只是一个看起来像幸福的七彩泡泡。



不得不说,在所有不涉及暴力的伤害之中,“查开房记录”属于最糟糕的一种。

因为它包含着对受害者的质疑与指责。

尽管我知道,在这件事中我是绝对的受害者,但我却无法自控、无法停止地产生自我怀疑:

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是因为我有太多的异性好友,还是我对其他的追求者态度还不够冷漠?

或是我在表达爱的时候,看起来不够真诚?

每一个稍有可能的理由看起来都那么的站不住脚。

到底我做了什么让他觉得,一定要这样对待我,才能让自己安心?


直到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问我:

“你还记得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吗?”

他说,那时候他刚上大学,和参加同一个社团的女生谈了人生中的第一段恋爱。

有一天他去社团活动室拿东西。推开门,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把头枕在一位师兄的腿上。

空气一时凝固住了。他唯一能感觉到的情绪是害怕。害怕到他什么也没说,关上门,原路退了出去。

没有人跟他说任何话,没有人出来给他一个解释。过了几天,他自己跟那个女生说,我们还是分手吧。



这一段剧情,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但我能感觉到这个故事给他造成的羞辱和痛苦。


我看着他在我面前流泪。他说:

“我只是害怕你会像她一样。”

我这才突然明白了他所做的所有选择。


但那又怎么样呢。拥有一段悲伤的回忆,就可以用自己的悲伤刺向他人吗?

或许这一刻,我对这个人的所作所为稍感体谅,但他在这一刻讲出这个故事,又能改变什么呢。

是的,我理解他了。也许还有一点点同情。但我们之间的感情和信任已经荡然无存。甚至因为这个故事的讲述,我终于放下了最后一份自我怀疑。

原来不是我的错。

是那个女生的错。而他把那个错误留在了自己的世界里,然后拖着它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但关于前男友和身份证,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故事。

在他考研的那会儿,考前一天他去考场踩点,在门口捡到一张身份证。他想,这肯定是和他报了同一个专业的考生。

考研没有身份证是进不了考场的。也就是说那个同学今年就算是完了。但他觉得这么重要的事,那个同学应该不会放弃的。


他把那张身份证捡起来,第二天带到了考场,在考场门口等那个人来。

老师提醒他赶紧进场。他说再等一会儿万一来了呢。老师就跟他一起等。

开考之前那个同学真的来了。他们一起进了考场,后来都考上了。


去年过生日,我在和最好的朋友喝酒的时候,给她讲了这个故事。我说,这就是我喜欢这个人的原因。

一个人因为爱我所以对我好,并不稀罕也不可贵。因为爱总是很短暂。


但这个人是不一样的。他对这个世界好。这样我就很有安全感。


把这两个关于前男友和身份证的故事摆在一起,会让我感到滑稽。


我总想,在人群之中,大多数人的内在是破碎的。破碎的人总在把事情搞砸,尤其是在最好的时候。因为靠得越近,就离内在的破碎越近。




在这段关系结束后,我开始遇到新的可能性。

他总是跟我说:“你就相信我吧。”

而我总是说:“哦。”

在如此循环若干次之后,我终于感到恼火了。

对我来说,“相信我”这句话简直像一封邀请函,而邀请函的正文写的明明是:

“给我伤害你的权力吧。”

我说:“我每一次想要相信点什么的时候,最后都会翻车。我只是不想再翻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一阵特别强烈又真实的愤怒。

然而,在愤怒过去后,我突然意识到的是,我又有什么理由对这个人愤怒呢?我的愤怒来自于别处,来自于一个已经完结了的、别人的故事。

我也把前男友的错误留在了自己的世界里,然后又用这个错误去抢先地惩罚别人。


家庭心理学里有一个概念,叫做“创伤的代际传递”。


意思是,父母在成长过程中接受的忽视、虐待和伤害,会以“精神遗产”的形式,不断地向下一代传递。

因为在孩子成为父母之后,他们会不自觉地,用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具有伤害性的养育方式养育自己的小孩。最后,孩子就会表现出和父母童年时一样的创伤。

没有被很好地照料过的人,通常也很难好好地照料别人。

在感情里,大概也有类似的模式。

有些伤害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它不仅仅是留在我们的记忆里、情绪里;还会留在我们思考问题的方式里,以及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假设里。

最后,又通过行为,被我们传递给了别人。

被背叛过的人,就会用“不相信”去伤害下一个人。

然而,如果因为自己没有被好好地对待过,所以就不愿意好好地对待别人,这不是很让人遗憾的一件事吗。

我不想变得和我怨恨的人一样。也不想让别人经历我经历过的痛楚。


我其实也没有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去劝解谁终止这种对伤害的传递。

但我总是想起还不知道故事的背面,满怀期待地投入恋爱的那个我自己。

她什么都不怀疑,因而非常幸福。

判断一个人是否值得信任,这实在是太难又太容易做错的一道题目。

但就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至少知道曾经的我自己是绝对值得被信任的。我为什么不能像相信以前的自己一样,去相信别人呢?

毕竟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被相信的。

别人没有给过我的机会,我就不能给别人吗?


分手之后,我和前男友就不再联系了。但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希望有一天,他能够试着去原谅。

原谅那个女生对他做过的事情;也原谅他对我做过的事情。

如果自己也把自己当作一道伤口、一个破洞,就没有东西能够真正地拥抱到你。

已经是时候,让自己痊愈了。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