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会撩人的小姐姐,网友:漂亮又烦人,

2019年7月16日01时28分内容来源:创意铺子


几年来,不买衣服,不用 WiFi,这是珠表妹对宋雅静的初次了解。


我的天,几年!?


这让没有网路都无法正常排便的我,震惊了!这究竟是个什么大神啊?



余震未消,又来一波,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 89 年的姑娘愣是自个住了这屋。



大家放心,她并没有被强制送去参加《变形计》,而是自愿选择!


听说刚找到这屋的时候,还夸上了:“前有树、侧有井,泉水叮咚,古树遒劲,前庭几棵大树,风一吹,呼啦呼啦……”




淡定,这宋雅静一脑子没坏,二没被绑架,而且还甘之如饴的住下了,围观了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野蛮生长的力量!


门口荒烟蔓草,长势特别嚣张,她就开始除草;



每天连续干活九个小时以上,中间只起身喝水,她说基本不用上厕所,因为全成了汗水了。

就这样一个人,不用除草剂(这是她的坚持,认为会破坏土壤),拔不动就锄,干了好几天;



院子里铺上捡来的石板,搭起竹篱,开垦出耕种的土地,种上庄稼,意境一下就出来了。



四壁残破糊满旧报纸的土炕上,就是她的床了。



收拾收拾,可烧火做饭,也可坐炕睡觉。


剩下一间房,也被爆改成了书房。




闲时静坐,饮茶,桌上的瓶子跟杨树枝都是她捡来的。



屋里的插花其实特别多,当然也全是山里捡来的。



刚开始去的时候,没通水电,也没有天然气,这完全就是荒野求生 2.0 嘛!


瓮刷干净,就是蓄水用的缸子了,而水,则是从高山上的泉眼里挑来的;



柴火倒是比较好解决,漫天的资源捡捡都能用。



卫生间也是露天的,清理掉杂草,摞起石块,铺上破衣裳就是方便、冲凉的地方。


露天的厕所跟洗澡间


更别说什么 wifi,就连信号都得看大山心情,我跳!就这条件,约等于升级版《变形计》了!


这珠表妹我完全不行,断网就已经很难受了,条件还这么困苦,生活一天,仿佛回到了 2000 年前。


这到底图啥啊!



谈及初衷的时候,她说:「我会在终南山慢慢养起一个书院,就像养一颗种子,养一个未来,那个未来里能够容纳更多人的未来。」



这得从她大学毕业后说起,那几年一直在北京、西藏、成都中反复辗转,不懂自己到底要的时候,她说:那时候的我,好像是在不断地试错



直到「做一个书院」的念头冒出,使她毅然来到终南山,这个试错才停止。


她说:“其实冥冥之中,有一个磁力在把你往这牵引,而你当时并不明了。



山里的日子不苦吗?


我们的觉得破败的房子、露天的厕所让人难以接受,可在宋雅静眼里那却是个“不禁要伏地祈福”的好地方。



山里没有光怪陆离的街灯,却有漫天的繁星;


吃不完瓜果蔬菜;



山间里的板栗、核桃,柿子吃不完晒干可以吃一整个冬季。



野猕猴桃、浆果还可以酿酒、做成果酱。



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蚊虫。



有微风,也有大雪,有腐败也有新生。



所以,山里的日子苦吗?仁者见仁罢了;


如果一直惦念着网络快消时代的丰富多彩,那自然苦不堪言。


这其实就是个「舍得」的问题。


她曾说:“一群人的必要,对于一些人正是负累。各取所需,没有划一的标准。


于是宋雅静选择了继续待在终南山,养她的书院。



什么是「养」?正如养庄稼一般,结什么果全靠主人劳动,也不急于一时,只在未来丰收。


这未来书院,并不是培养人,而是滋养人。


来这儿散心的朋友,可吃住可逛山,也可跟着劳作。



这一来二去,上门的朋友多了,原先的住址还是有些偏小不够招待;


于是在 2018 年的时候,宋雅静又全新盘了三栋危房,模样跟旧址也是不相上下。



经过重新的修缮、改造之后,变得有模有样了。



刚上山那会儿,没有暖气冬天老得挨冻,这会儿就特地做了火墙保暖;也有了独立的卫生间,还安装了热水器。


这条件一改善,住着可比之前舒坦多了。



新址修好后,有些老朋友就坦言:“不收费不好意思住。”


于是就立了新规矩,住宿必须付费,但多少随心;


他们说:「用一个住宿定价,很难做到所谓的合适,这世上更多东西不是金钱能衡量的。」


来书院的朋友


虽然居住条件是有了明显的改善,大山里的食材也很足,但还是蛮难照顾得周全。


比如,她就曾为了一瓶油爬了两趟的山路,一些米、面、盐还是需要去采购。



衣服基本不买,生病靠自愈,或者山里的一些中草药。


其实对于生病靠自愈这件事,珠表妹觉得不妥的,尤其对于独居的人来说,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而宋雅静却觉得“学会照顾自己,也算是一门人生艺术”。



在这里,每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打理下菜园,逗逗猫、看看书,或者在吊椅上睡个午觉。



偶尔来几个朋友,一起吃个火锅,谈天说地,至少这样看来,她是欢喜的。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疑问“自己跑进山里,不管爸妈了吗?”


管啊,她只是住在山里,不是出家,并且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啦。


而她的修缮房屋的经济来源,除了朋友的资助之外,有些是靠自己写稿赚来的。



见天地,见众生,终是为了见自己,「隐」是一种生活态度,而非生活方式。


有的人选择隐居在山里,有的人,则选择隐居在城市的游戏世界里。


虽然她的物质生活极度贫瘠,内心世界却比一般人富足。


看看宋雅静,珠表妹觉得:


选择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不仅仅需要勇气,还要能吃苦!


你们觉得呢?


---END---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