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难民逼疯了,希腊人开始拥抱“新纳粹”政党……

2019年7月16日11时29分内容来源:星系花园郑好

星系花园·巨蟹月·难民

花小蜜

常识科普人

希腊是个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国家,国民高福利与低产值显得比较尴尬,正在危险的平衡上挣扎之时,沙滩上来了难民潮……秩序的崩塌成了压垮希腊社会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欧盟大规模引入难民以来

受伤害最深的并不是西欧或北欧国家

恰恰相反

倒霉的是难民最先也最容易抵达的希腊

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国家

从此陷入了各种恶性循环

难民危机下的希腊

希腊

Hellenic Republic

Ελληνικ Δημοκρατα

是个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小国

难民危机爆发前

希腊的旅游景点勉强能支撑

国内人民不断高涨的福利需求

然而

2015默克尔大手一挥

逼着欧盟旗下的所有国家

一起引入大量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

爱琴海的画风就变了

来自中东国家的穆斯林难民

用各种可能的方式方法

跨越大洲

登陆了爱琴海上的许多岛屿

成了欧洲的客人

一开始希腊政府还蛮开心的

接待这些客人

能让总被默克尔骂的希腊的国际形象

变得好很多

然而

过境难民从几万变成上百万时

这种幸福感荡然无存

希腊的许多小岛都是旅游胜地

可是它们接待不了

这些不付费的客人们

一开始希腊政府以为所有这些人

都会忙着跑去西欧

后来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

爱上了爱琴海的风光就不走了

难民潮带来的资源短缺

以及社会失序

甚至光是难民制造的垃圾

都成了希腊难以承受的重负

在一系列混乱和产业受损后

希腊政府开始约束难民

然后就收获了一堆西欧国家的谴责

没办法

为了度过财政危机必须继续忍

一时间

希腊成了欧洲东部南部最大的

难民集散地

那壮观的场景令人震惊

据国际移民组织IOM统计

当年一波难民抵达时

率先登陆的四个边境欧洲国家中

希腊接受的难民碾压西班牙意大利

成了真正的冤大头

而且

由于爱琴海风浪小气候宜人

偷渡入海死亡率相比别处也是最低的

为了维护秩序

希腊政府给难民棚户区

修建了栅栏

然而难民们觉得这是公然侮辱

然后就出现了群体暴力

眼睁睁看着政府越来越无力

软弱的总理不停跪德意志

希腊民间思潮

开启了集体右转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新纳粹政党

也就是那个名叫

Golden Dawn

金色黎明

的法西斯主义右倾政党

因为

纵观全国也只有唯一的这个党

敢于和欧美媒体唱反调

敢说维护边境安全民族存亡一类的

政治不正确的话

金色黎明的崛起

2015年大选之后

金色黎明占据了国会18个席位

成了第三大党

这个党的崛起绝非偶然

也不是因为希腊人民神志时常了

恰恰是政治正确逼人太甚

比如

那些中东和非洲难民来了之后

他们声称看不惯欧洲的教堂十字架

于是

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

希腊国内的政治正确粉们联合穆斯林团体

借口安抚可怜的被十字架吓坏的难民

把教堂的十字架

把这些历史性的景点标志物

拆除了

此举让希腊国内

信仰耶稣基督的人们无比愤怒

许多人甚至抱头痛哭

可是政府却认为

这是多元化时代必须的代价


正当人们渐渐回归平静

穆斯林们又到雅典的广场上集会

要求在雅典卫城下

修建一个中东风格的清真寺

然后么

雅典官府真就像重庆 东京 布鲁塞尔

杭州官府那样

立即跪了

2018年

雅典划地拨巨款开始兴建清真寺

要知道

这是在希腊政府破产

老百姓的福利严重受损的极端情况下

拨款给异族建清真寺呢

这还得了啊

穆斯林是准备颠覆希腊首都吗

法西斯不帮本国人民讨公道

还好意思自称法西斯吗

于是金色黎明旗下的议员们

发起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据说

金色黎明在希腊各地39个城市

都有分支机构

甚至包括争议中的塞浦路斯岛

它突然在去年召集了这么多人

妨碍了民主光明正确的清真寺建设

公然和世界政府作对

还如此得民心

这在欧盟内部引发了极大的恐慌


于是德国法国比利时就反复施压

要求希腊当局禁绝极右党派

可是议员都是人民用选票选的

哪有那样容易被干掉

于是

这一年多以来德意志等国

就动用经济杠杆对希腊加以制裁

终于

在2019年刚刚开启的改选中

金色黎明失去了议席

被逐出了国会


就希腊目前的政治而言

今后谁也别提国家安全民族尊严了

不然就和金色黎明一样的下场

金色黎明的政治诉求

金色黎明

虽然一直人数不多

但成立却很早

这是1980年就建立的右翼组织

当年光复君士坦丁堡的

民族主义情绪很重

组织名称意即

重返希腊的黄金时代就在不远的将来

而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其政治总纲领和目前的美国总统

几乎是如出一辙的

它们的终极目标

是要希腊重新伟大

make Greece great again

这一点川普非常赞赏

在希腊见面会上

川普还把标语写到了红帽子上

直到现在亚马逊还在销售帽子给希腊人

但在具体实践上

该组织有两个让欧盟担忧的

极端诉求

一个是恢复全国性的基督信仰

一个是彻底光复罗马秩序曾经的心脏

君士坦丁堡

即现在的伊斯坦布尔

夺回索菲亚大教堂

把十字架插回到穹顶

将突厥人驱逐出罗马秩序的心脏

甚至

还要光复被阿尔巴尼亚侵占的

伊庇鲁斯公国北境


这在当代欧洲

都是几乎无法想象的目标啊

这会引发与伊斯兰国家的战争啊

所以

几十年来

这个政党几乎都没有什么人支持

它一度非常小众

可是穆斯林难民的到来改变了

希腊曾经的政治版图

越来越多年轻人感觉到

貌似金色黎明说的那些奇怪的话

才是真理

这世上原本没有什么普世价值

难民们根本不跟你说道理

德国法国比利时

也绝不是为了帮希腊人才搞那些动作


对西欧各国的失望

以及对所谓自由平等博爱套话的鄙视

造就了希腊新一代的右倾

如果

非要加入这个党

才能吓跑那些四处乱来的难民

那就加入政治不正确吧

这是一些新纳粹成员们的心态

不过

2019年大选出现了奇妙的事情

金色黎明的起点虽然是国会第三

但是它的根基很不稳固

既然极右民族主义牌比较吃香

国内又涌现了其他组织

这导致选票的分散与新的混乱

据2019年7月10日左右的统计结果

金色黎明只获得了2.95%票

距离3%的进国会门槛

差了一点点

也就是2019年的政治巨变的一个结果

是金色黎明的出局

就跟奥地利右翼政府

在默克尔操纵的媒体的攻讦下

突然崩塌的过程一样

2019年夏天同样也是丹麦的大选年

之前丹麦右翼政府

宣称要把作奸犯科屡教不改的难民

送去生化实验无人岛

这在欧盟政客圈也引起了恐慌

对丹麦打压和讨伐也没停过

于是

丹麦的社民党赢了大选

但它又不敢公然践踏本民族利益

现在不得不与国内右翼合作

鉴于生于2000后的千禧一代

首次投票的政治立场

哪怕是左派新政府

也不敢动摇严厉限制难民的国策

花小蜜

常识科普人

在欧盟,德国和法国是两架引擎,尤其德国资金雄厚人力充沛,可以影响欧盟许多成员国的内政,它正在逐个击破欧盟内部的右翼政权,最终实现全面的社会主义目标。然而,哪怕失去了政府和议会,右翼在欧洲各国的活动只可能变得更多而不是更少,因为难民们的表现成了助推剂。

星系花园·巨蟹月·难民

请基于常识与良知

花5秒钟参与以下的投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