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取悦男人,她们嫁给了自己的职业

2019年7月17日12时37分内容来源:LLEMEN睿士


京都的实际掌管者——女人



关于艺伎,她们大多集中在京都东北部的祇园地区。每到夜晚,她们便会出现在灯火辉煌的花街上。


这里和京都其他地区不同,女人不仅是陪男性喝酒聊天游玩的人,也是这里的实际掌管者。



“啊,这不是我们家的乔治·克鲁尼来了嘛


艺伎和老主顾打招呼的方式,跟一般日本女性大和抚子式的轻柔曼妙不太一样。她们带着京都特有的方言腔调,知道什么样的话能让白天在职场上备受压力的男人们在夜色中立刻受用。


白色的面庞和华贵的着装更是吸引男人眼球的法宝,他们大多会想,这是个不一般的女人。



男人们见到艺伎们天真的笑容,也仿佛被治愈了一般,虽然话不多,他知道,自己的心里话可以交代给这位仿佛来自江户时代的女子,内心的秘密也永远保存在两人中间。


艺伎们之所以能够在京都长时间持续下来,除了这项传统一直没有断绝之外,也离不开为数众多的茶屋老板娘们作为整个京都花柳巷管理人在背后默默运作着,她们是艺伎在职场的导师和真正老板。



二百年老字号的老板娘



茶屋“富美代”的老板娘太田纪美就是其中的一位。她不是我们意识中艺伎们的“妈妈桑”,妈妈桑只负责花钱培训艺伎,而各个茶屋的老板娘,则像是祇园这一京都传统花街柳巷的“大总管”,一切都由她来调度和指挥。


她经营的这家茶屋,早在1818年就开业了,开业之时正是日本的江户时代,纪美是这家店第八代老板娘。



这家店的经营,始终被店中的“家训”限制。店必须由家中长女来继承,继承者终生都不能结婚,必须生下或收养一个女孩培育长大继承家业


高中毕业后,她放弃了在学校学会的一身裁缝手艺,前往东京的一家传统日式料亭老字号学习经营。在她眼里,这是继承家业前的修行,几年的时间里,她学来了京都的老字号没有的管理和迎客方式。回到京都后,又花了将近十几年,1974年,终于成为了这家百年老字号的“女老板”。


店铺布置、安排艺伎、餐食制作等等的事物都被她安排的井井有条。


“富美代”店门口


200年的老字号,数不清的名人曾光临这家店,特别是日本艺术界的名人。黑泽明的御用男演员、《罗生门》《七武士》的主演三船敏郎,还有川端康成等作家,以及数不清的商界政界人物都曾是这里的常客,被艺伎们称呼为“老公客人”。


不仅仅因为这家茶屋的名气,还因为这家店严守传统,店员和艺伎都不会将餐桌上客人的谈话泄漏出去。



在京都,茶屋一般会谢绝接待自己找上门的新客人。因为店家会根据预约,提前很长时间花钱调配料理制作,安排合适的艺伎上门,一来免去陌生人上门照顾不周,也不会承担任何信用风险。


所以,即便是知名人士上门,即便开再高的价格,也需要熟客介绍才能踏进店门。



007工作制一年几乎无休的艺伎



上门的艺伎和舞们,也要严守自古传下来的规矩。


每天早晨8点,年轻的舞就要起床,前往京都各处的歌舞练习场上学,不仅要学习各种传统歌舞,最近有不少艺伎还练习英语,以备外国客人出现时交流。


技艺是艺伎生活的根本,必须每天不断练习,精进自己的水平。


photo by bzyanceblue


练习课程一直持续到中午,然后回到自己的住处“置屋”,稍事休息后,但实际上这段时间她们会前往各家茶屋,到自己搭伴的姐姐那里去请安,虽然这是长时间枯燥歌舞练习之后的放松,但是日常工作里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和姐姐搞好关系,能时常获得前辈的指导。


viaSankei News


晚间在各个茶屋的工作要从下午3点就开始准备,新手化妆需要1个多小时,有经验的人差不多需要40分钟,之后换上艺伎的服装。各个“置屋”中都有专门的男性负责给她们打扮,因为一个人将这些华丽的衣服穿上身是不可能的事情。


viakyoto-art.ac.jp


她们的头发都不是假发,为了保持发型完整,每周都需要去专门的美容室重新做头发,传统的发型对她们头发的伤害很大,各种拽拉让不少人的头顶都有多多少少的脱发。


比艺伎等级低一些的初级学徒是“舞伎”,她们用真发做发型,穿戴的腰带和振袖更长,木屐更高。和东京色气的“花魁”相比,艺伎“卖艺不卖身”,所有人的腰带都紧紧地在身后打一个结。


傍晚6点,她们就要到茶屋接待客人,一次时间为2小时,与客人聊天、表演歌舞,为了防止尬聊,她们还会准备各种小游戏,调节现场气氛,必要的时候,茶屋老板娘也会参加。



老板娘纪美要求更高。为了让客人不尴尬,进入茶屋的人,她都会一一掌握底细。针对熟客的要求几乎不会说不,尽量满足客人的所有要求,有时,还会给客人以惊喜。


为了让客人满意而归,纪美会提前很长时间做规划。这天上门的客人是茶屋常年的熟客,陪同的是京都首屈一指的艺伎,她们都是纪美根据客人的性格和习惯,精心挑选出最合适的人选,上桌的都是从一流料亭里制作的怀石料理,这些菜肴里,用的都是有着“京野菜”美称的新鲜时令食材,非常高级。



不过老板娘有时也会亲自下厨,“因为客人有时候吃腻了高级食物,反而很喜欢我做的那种家常菜”。



经常出入这家茶屋的客人眼中,纪美经常被比喻成客人的“初恋情人”对这种恭维,纪美每次都笑的合不拢嘴。她穿戴的和服都是以素色为主,以搭配自己的年纪与身份。唯独每次在和服腰带上都点缀上符合季节的纹样,能让客人感到自己服务的周到与体贴。


纪美的和服腰带上是秋天的红叶纹样



无论是老板娘还是艺伎,

都会嫁给祇园



纪美作为这家茶屋的老板娘,年轻时的她也向往自由的生活。她说之所以会继承这个茶屋,也是应了那句日本人常常挂在嘴边的老话:“命运的捉弄”(運命のいたずら)。


年轻时,纪美曾经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但有家业要继承,在母亲的压力下,她不得不放弃。她眼看着自己的同学都嫁人,有了自己的家,自己却只能守在这家店里。


年轻时的纪美


那时,我想一把火把这个家烧了。没想到第二天真的起火了,当时吓坏了,跑到菩萨跟前祈求:这辈子再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30多年来,她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这个茶馆,将自己当做华丽舞台背后的一个助手,艺伎歌舞表演时,她也是静静地在房间外等候。


面对客人,不仅仅是宴席上的一番功夫,她经常会给客人准备特别的惊喜。


一次,她事先将一处以红叶出名的寺庙晚间时段包了下来,餐后带着客人和艺伎前往赏红叶。



在灯光的照射下,夜晚的红叶倒映在寺庙的池塘中,让人迷醉,这种风景每年也只有几天可以看到。这也让这些京都当地的金主们对纪美满口称赞,因为只有她能把招待客人这件事做到这么极致,潜移默化地帮他们取悦餐桌上犹豫不决的客户最终敲定商谈。


如果客人扫兴而归,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纪美说,如果客人满意而归,她觉得自己要比结婚还开心。


艺伎也是如此,她们大多高中毕业后住进了京都的“置屋”,除了歌舞技艺之外,如何和客人聊天相处必须从茶屋和各式各样的客人相处中学来。


艺伎里的前辈,头上的装饰更朴素,口红可以涂满嘴唇,等级更高


饭桌上的聊天之道与外表有关,但不是决定性的。艺伎的白色妆容像一个面具,从某种程度上遮蔽了她们的容貌,谈话技巧此时显得更加重要。


老板娘纪美最看重的一名艺伎叫真生。她不但有美貌加持,开朗的性格和聪明的聊天技巧让她非常很受欢迎。


这天,她一进屋,就坐到一位光头秃顶的大叔身旁,同坐的客人向艺伎调侃介绍他头发稀疏,是一盏能反射灯光的“探照灯”。



艺伎很容易就化解了尴尬,“光头下面才是一头秀发吧”,全场大笑。


和客人合影时,为了让腼腆的男客人笑一下,她会伸手在男人身上挠痒痒。这样的调情手段之下,再严肃男人也会放下架子,满脸娇羞地露出笑容。



她们职业名字里的“妓”仅是过去历史中的一个残存*,一切和性的买卖无关,却和“艺术”有关。三味线、传统舞蹈、服装、娱乐方式等等被她们日复一日的练习和演绎保存和传承了下来,是古老传统的现代演绎者。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艺伎姐妹们也会一起去喝酒聊天。20多岁的她们,在工作和生活上也有很多烦恼的事情。


不用卸妆换衣,三个全副武装的艺伎女生会聚在酒吧桌前,喝着现代的香槟和鸡尾酒,聊的是女人们亘古不变喜欢的话题:婚姻和生子组建家庭。


“现在不是结婚热嘛,你俩结婚吗?”真生问两个妹妹。


“姐姐你呢,你怎么想的?一听到生孩子这三个字我就感觉好难受。”


“我呀,还在考虑”


......


近几年,选择结婚生子组建家庭的艺伎开始增多,真生做艺伎已有15年了,她也像曾经的纪美一样犹豫不决,但她说比起结婚生子,艺伎是她的一番事业,她要做的像自己尊敬和崇拜的前辈姐姐一样,成为一名技艺高超的艺伎



有人结婚离开了艺伎的世界,但因兴趣而踏入这一行当的年轻人也在增多。在日本,很多女高中生在前往京都修学旅行后,都被艺伎这份工作吸引,在父母的许可下,纷纷来到京都学习艺伎的歌舞技艺。因此,京都的艺伎人数也从上世纪60-70年代的20多人,增长到了现在100多人。


当她们结束自己整天的工作,回到住处后,差不多都快凌晨1-2点。整理心情后,艺伎会放下自己对婚姻和爱情的渴望,一整晚她们会将脖子枕在一个箱形的枕头上睡觉,以防睡姿不好弄乱头发。


艺伎的专用枕头:箱枕



每天24个小时,她们都必须时刻保持自己最美的体态,因为这是她们的工作。



女人的家业差点无人继承



艺伎们尚有放弃的可能,但老板娘纪美77岁的高龄依然无法放弃这个茶馆,她有一个女儿叫直美,但女儿却对继承这个茶馆非常犹豫。


现在40多岁的女儿直美是纪美31岁时未婚生下的女儿,那时她和一位比她小4岁的男生交往,对方很想跟她结婚,但最终没有成功。怀孕后,她执意将孩子生了下来,纪美的母亲说既然生下来了,如果将来能继承家业的话可以回来,如果不想继承,那就离开这里。


纪美最终答应了,如今女儿在店里打下手,但纪美说女儿还没有侍奉客人的那份心。


直美本人,曾在英国学习艺术归国


女儿直美感兴趣的是艺术,她从小生在茶屋,20多岁留学英国后,梦想有一天能够过上母亲没有享受过的青春。这也是母亲纪美对她的鼓励,多到外面的世界闯荡。


直美觉得,在那个小小的世界里,经营一家茶屋需要的是非常强的责任感,还必须在各种传统的制约中生活。但母亲纪美已经77岁,时不时的腰腿疼还有白内障让敬业的她无法在酒席上陪客人,得女儿经常出面跟客人打招呼。


在日本这个人情社会,纪美拥有着和上百名客户的联系需要维护,这是一个重担,很多时候她本人出面就能解决生意上的繁琐交涉。


纪美甚至可以组织一场京都所有艺伎出场的歌舞表演,只需要走几家客户,就可以以合理的价格卖掉现场的所有票。


老板娘纪美亲自挂灯笼


但一天下来,77岁的身体完全吃不消,女儿就得顶上,母女二人依然会时不时争吵,母亲觉得女儿始终不成器,帮不上忙,女儿觉得母亲将这么大的家业交给自己,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同时觉得自己无法成为想母亲那样强大的女人。


在京都的祇园,这个女人控制的地方,两代人之间依然对这项事业有着不同的认知。



在纪美的一次手术后,她坚持要出门谈生意,女儿才发现此时才是自己真正起到作用的时候了,她开始慢慢接替母亲的工作,在一次纪念茶屋开业200周年的聚会上,母亲公开将她推向最前台,宣布她成为这家店的第九代女老板。


直美慢慢懂得了母亲的不易,遇到客人请她喝酒,她不会半推半就,而是认真地接过酒杯,和客人认真聊天。


她知道,总有一天,她也要像母亲一样,嫁给这个只有女人管理、与世隔绝的世界里。不过这次,她感受到的是一份沉重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日文中的艺伎写作“芸妓”“舞妓”,“妓”原意为女性艺人。为防敏感,文中统一成“艺伎”。


参考资料:

NHK纪录片《祇園:女たちの物語》

解说你不知道艺妓生活现场:http://ja.travel-kyoto-maiko.com/traveltips/7250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NHK节目截图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