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七月,希望有晚风,荷香和谷川俊太郎的诗 | 读诗

2019年7月17日09时40分内容来源:读享


在夏天,世界触手可及,人也亲密直接。


在这样的好天气,最适宜莫如读静静坐下,读一些纯粹空灵的短诗,为燥热的心情镀上一抹清爽的绿意。


谷川俊太郎先生生于1931年,21岁便出版了处女诗集《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日本往往把悲伤当做一种美,可诗人却不满足于日本的物哀传统,年长之后更觉与其在诗歌中发现悲伤,还不如在悲伤中发现活着的欢喜。


去年这个时候,课代表曾和大家一起读了他的《七月》骤雨冲洗掉化妆以后, 幸福和不幸的面孔,变得一模一样 | 读诗



谷川俊太郎被誉为“宇宙诗人”,他的俳句冲淡平和,简练干净,字里行间流露出关于生命,生活和人性通透的禅意。令人觉得读着读着,便可洗去一身的浮华与喧嚣。


与此同时,他也是《哈尔的移动城堡》的主题曲作者。所以今天,就让我们伴随着空中散步的轻快曲调,来欣赏先生的几首短诗。


那个人来了

悠长的短梦般的一天就开始了


妈妈

河水为什么冰凉?

因为想起了

曾被雪爱恋的日子


我是个上了年纪的少年

是尚未出生的老人

无所不知的太阳

从几亿年前就默默地为我发光



我歌唱

是因为一只小猫崽

被雨浇透后死去

我从生下来就知道

人生只有现在

悲伤会延续到永远

泪水却每一次都是新的

我没有可以讲给你的故事


万有引力

是相互吸引孤独的力

宇宙正在倾斜

所以人们寻求彼此认识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早晨,我把洗脸也喜欢过了


恳求

把我翻过来

我的内心是海

翻过来,把我翻过来

不要去触摸我内心的沉默


我们相爱

却是如此远离正义



说实话,我在想,

世界就此开始就好了,

或者,——终结也好。


直到世界的尽头,时间的终结。

这样一种不可及的想象,

给予我们的是一种慰藉,

因为不可到达,便有空余之所用于感慨。




说真的吧

我摆出诗人的样子

但我不是诗人


记忆是,浓密的薄暮。

声音被隔绝在薄暮之外,

也许还有颜色和情绪。

一围墙的欢声笑语,

在栅栏之外,只有静默。

岁月静好,静好的不是过往,

只是惊鸿一瞥。


一堵墙,或者一块石头,

对于不同的人而言,具有不同的意义。

如历经过无数年光阴,

在废墟里,诗性流于大地之上。

一个石块,便是一个隐喻,

曾记录过往的岁月,或恢弘,或平淡,

人途经而过,我们不再是我们。

如是,千百年后,

如有人读此词句,

便知感怀的情愫并不曾枯竭。



编辑| 雯婷

配图| 选自堆糖



▼▼ 生活的诗意与禅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