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山东大学女生的来信

2019年7月19日04时21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新90后

ID:New90hour



昨天早上,我们推了一篇文。

《山大学伴事件的另一种思考:别和傻X争长短》。

后台骂人的,超乎我的预想:

一片嘈杂,一屋谩骂,一地鸡毛。



▲新90后后台骂我的


甚至还有人用「慰安妇」来比喻,来攻击。



▲后台留言


我开始知道那些人的底线:


只要有一丝为山大女生正常说话的,不管立场如何,视角如何,事实如何,直接喷口水。

戾气十足。

不过我不怕被骂,精选留言的权限在我这,不放出来,骂了也是白骂。


今天,再次写山大学伴事件。


我们的价值观一如既往,硬硬的,坚挺的:


努力学习,没错;

考上985,没错;

参加学伴活动,想认识一些外国友人,练习口语,没错。

任何你想做的,不违法的,能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行为,都没错。

是啊,这有什么错呢


学伴这个事儿中,有很多不妥的地方,例如学校回应,例如制度安排。

但那些报名参加的女生,以及绝大部分山大女生,是最不应该被侮辱的。

昨天写那篇文章,是因为有两位山大女生的读者,给我来信。


今天,我把这两封信放出来。

想让大家听到山大学伴事件漩涡中,这些女生真实的想法和处境。


想让所有人知道,那些键盘侠的言论,那些侮辱,对她们本身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一位读者告诉我,甚至有人直接到山大拉住女学生问:多少钱一晚上。

太他妈侮辱人了吧!


▲读者从邮箱的来信

我决定把信件内容放在公众号上:


你看了,会觉得,她们就是普普通通的学生。


因为感兴趣,抱着练习英语的目的去参加活动,她们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也没有出格的行为。


她们参加这类活动,就像你参加夏令营一样,就像你参加朋友聚会一样,单纯觉得好玩。

她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以下是她们的来信:

·读者一:

挪威小哥哥好,我是一名大一学生。


之前一直有关注90后,很喜欢90后传播的思想,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大家都在讨论,很想问挪威小哥哥怎么看待这件事。

我是山东大学的学生,山东大学现在被全网黑。


起因经过我不再说了。

我也替学校公关部着急,任由事情一步步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许多自媒体们极尽侮辱,权威媒体除了批评学伴制度以外,对山大女生遭遇的网络暴力视而不见。

我们每发一次声,就要被四面八方的侮辱淹没,更可怕的是,有很多拍抖音和直播的人,来我们学校拉住女生问多少钱一晚上。

我们还亲眼看到五个男的在女生宿舍楼下讨论要怎么偷拍,他们被赶走了。


可是山大的女生何其无辜,她们的照片甚至被恶意p到那种照片上。

从我们的角度看,学伴制度不过就是一次类似于志愿活动的事情,一对三是因为要考虑到大家都很忙,而且参加的人很多,每个大学都有类似的制度。

山大文件确实有不恰当的地方,可是并没有网民说的那么不堪。


山大的女生和别的大学的女生没什么不同,认真学习,认真科研,苦读十几载考上985,我们又不是智障,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

山大对留学生的制度被批评不合理,我们认了。


可是,为什么人人都对网民对山大女生的羞辱,暴力视而不见?

我只能说,从山大被网民端上娱乐餐桌的那一刻,它是对是错已经不重要了。


网络暴力就是这样,无论事实是什么样的,都要把受害者狠狠踩成烂泥,他们才会心满意足地寻找下一个可以折磨的对象。

我曾见过我们学校的同学,自发为江歌妈妈联名写请愿书(这句话请别发出来吧)


【不好意思,我觉得还是可以发出来的】。

无论如何,认真生活学习的同学是无辜的。


我恳求,清醒的人们,能为我们发声。


我从未因为自己考上这所大学而看不起别人,我把科研当成毕生的追求,每周都去做志愿活动。

我周围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生命平等,我平等待人,也恳求被平等对待。

最后,感谢您阅读这封邮件,身处暴力之中,真的心酸又无奈,辩解无门。


▲其中一位读者的来信

·读者二:

挪威你好。

我是山大即将进入大二的女生。

山大给了我平台让我成长,我很感谢山大。


考试周刚结束的时候,我回顾这一年,我很自豪。对于我和我的家人,考入山东大学是骄傲、是自豪。

但最近发生的事,让我们真的很焦虑不安,也很委屈。


甚至因为「我是山大人」而感到恐惧。

我在去年11月左右的时候听到「学伴计划」的消息。


当时整个宿舍都比较感兴趣,并提交了报名表。

我报名的想法很简单,一是可以提高口语,二是了解异域文化,三是拓展社交圈,在理想学伴的性别中填的女生。

因为报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宿舍四个人只有一个小姐姐出现在了最后名单上。


她匹配到的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小姐姐,之后组织了个大型的见面会,大家一起吃吃喝喝,交流也很愉快。


她回来给我们说,玩得很高兴,马来西亚的小姐姐人很好。

学伴计划这条通知对于我们而言,想去提高外语能力了解异域文化就去报名参加,不想的就忽略掉。


很简单。

我对于现在舆论的风向特别迷,对网络暴力很惧怕。

很多同学在微博、知乎这些大流量的社交媒体上澄清的,被骂得很惨,甚至被封号。


上次山大因为女生节上热搜,我在微博上发了一句话,后面加了个「」」的表情,被喷。


原因是我的表情太老土了。

到了这次事件,虽然我很多话想说,但是我不敢。


我都不敢在任何社交媒体发过任何关于此事的看法或观点。

最击中我的是家人们的行为。


他们为了不让我存在任何被拉下水的可能,叫我删掉了事件发生前我在个人公众号推出的一篇关于“性骚扰”的推文。

这篇文章目的很简单,通过现在社会实实在在存在的现象呼吁受害者发声,他们为无法删除已发出去的推送消息而很懊恼。

且不说我在那篇文章费的心血,我现在切身感受到的是我被束缚了。


不论是从言行还是在学校的出行。

网传有外人潜入2019的新生群发一些不良消息,外人进入学校拍照片拍抖音蹭热度,班级负责人在群里提醒还在学校的人出行谨慎,牢记学校公安的电话。

我卸载了微博知乎百度,不再看空间。


我留校在上暑期课程,这几天从宿舍到教学楼,总会听到有人在议论。


每天都很烦躁,情绪也低落。


网络很强大,人类很渺小。

这是我对这件事最深的感受。


感谢您的阅读,如果可以,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另外一位读者的来信



这是我的回复:


你们好哇,我是挪威。

首先特别感谢你们的来信,这需要勇气、真诚,以及你们对我的信任。

自媒体时代,刷朋友圈,刷微博和抖音的时代,人们惯常地通过二手信息来下结论。


所谓二手信息,简单来说,就是捕风捉影。


二手信息带来结论,结果就会是:

听风就是雨,下雨就会涝。


谢谢你们带来一手的信息,让我们知道这件事最初的样子,让我们知道,这件事情最初被你们听到,你们内心是怎么想的。

从你们的来信里,可以窥见一些在场者的所见所闻,更接近真相:



1、你们对于学伴活动的最初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练习英语口语,拓展社交圈,了解异域文化。


2、学伴活动之所以是三对一,是考虑到每个人可能只能匀出一点时间来参加,所以三个人一起,面向一位留学生,时间分配上,更好。


3、学伴计划对你们而言,可以进行选择,想练习口语,想了解异域文化的,就去,不想就不去。



至于后来,这件事怎么演变成今天这幅模样。


学伴制度,怎么演变成众人口里崇洋媚外的姿态。


这和你们无关,也不是你们可以操控的。

可如今,你们却真真实实地遭遇着非常恐怖的网络暴力。


从你们的来信,至少可以看到三点:

1、已经有人把山大女生的照片恶意P完后,挂在网上侮辱。


2、已经有人潜入到山大校园内部,对女生进行恶意性骚扰,语言极其下流,例如:多少钱一晚上。


3、甚至有人潜入校园内部偷怕。


4、网上的网络攻击,更是不计其数。

我真的很想问一句:


这些人,这些女生,她们做了什么?值得被如此攻击和侮辱?


章子欣案件之后,有很在网上狠狠攻击章子欣的爷爷奶奶和父母。


攻击的理由很扯:

例如章军连夜赶回,有人攻击,孩子都没找到就回去了?!太冷漠了吧。


真相是:章军担心父母出意外,所以要回来安抚,这也是冷漠吗?

例如奶奶看护小外甥,被攻击成两位老人重男轻女。

这些例子,被写在一篇文章里,我喜欢这篇文章的主题:


替没有看见的痛苦辩护。

这些山大的女生,她们的恐惧,她们被侮辱被攻击后的烦躁,她们被骚扰被偷拍后的欲哭无泪,也是你们没有看见的痛苦。

这也是这篇文章要做的事情:替没有看见的痛苦辩护。

那些没有错的人,最不应该被攻击,更不应该被侮辱。


全民狂欢,哪怕是建立在一小撮人的痛苦之上,也是不值当的,是恶劣的。

对于这封信,你们说,想听听我的看法:

昨天早上的文章,已经代表了我的看法:

别争,埋头多做事,享受身边人,那些你爱和爱你之人带来的快乐。

另外,你们要坚信一点:


社会进步,一定是由你们这群人推动的,而不是由那群只会肆无忌惮骂人者推动的。


当然,社会进步,从来不是「砰」的一声就会完成,而是在「嘘」的几下中,悄然改变。


这需要你们,用自己的才识、见解和努力,缓慢推动。


所以,不要失望,要有耐心,和支持自己、懂自己的人,呆在一起。

正义从来不会在狂欢中呼啸而来,而是潜藏于每个人的心底,像种子,用心滋养,带着阳光,慢慢地走到你面前。


春风微雨,润物无声。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