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简史-1

2019年7月19日05时30分内容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点击“科技金融在线”关注公众号获取最新信息

退出画面看画面,也许能给每一位观察者一种油然而生敬畏的历史感,也会令某些身处其间者一种漠然的无力感。看着那些冷冰冰的数据,期间跳跃的却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数据中涓涓流淌的信息,也许有一天会被传递下去作为知识。人世间,刻骨铭心的恐怕非人性莫属了。

时间跨度从本世纪初的2007年到落笔时的2017年6月,历时十年。


红色折线记录的是月度的当月进入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蓝色折线记录的是月度的当月异常的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


经过多年的市场引导,2014年3月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到2014年12月,当月进入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达到最高点。无论从业务防御角度,还是从对次年业务增量方向选择的布局角度,互联网机构、民间金融机构和持牌金融机构等各种商业主体都普遍认为网贷是最好的投融资组织方式。市场主体的决策取决于市场环境的渲染,特别是媒体和投资领域的过度关注强化了政策导向,同期,创新高的当月异常的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作为噪声被完全忽略掉了,市场整体情绪已经处于非理性状态的追涨阶段。(第一时点)


经历了二级市场中网贷配资高潮之后,在2015年6、7月间,当月异常的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峰。操作风险远大于信用风险这个网贷行业的特征第一次被深刻而广泛地认识到。2015年7月18日,央行联合十部委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之后,各部委根据分工,开始细化,立法、司法机构也开始了相关的细化工作。网贷行业监管真空期终结,网贷业务开始从广义、泛化阶段走向狭义、细化阶段,进入了规范整顿期。(第二时点)


2015年12月,E租宝事件爆发,月度的当月异常的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首次超过了月度的当月进入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市场主体的决策取决于市场环境的渲染,特别是媒体和投资领域的过度关注强化了政策导向,各种商业主体从规避商誉风险角度开始远离网贷投融资组织方式。月度的当月异常的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达到第二个高峰,市场整体情绪进入杀跌阶段。(第三时点)


时至2016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银监会等四部委公布施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1号令)。月度的当月异常的网贷行业的机构数量达到第三个高峰。(第四时点)


2016年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2017年2月22日,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印发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的通知。当月,网贷行业的机构再次大量退出市场。

从机构累计数量看,网贷行业的发展可以拟合出S-Curve。2015年12月,成为了拐点。


再一次验证了由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尼曼(Kahneman )和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提出的“预期理论”。“预期理论”通过修正最大主观期望效用理论发展而来的,是心理学及行为科学的研究成果。预期理论是描述性范式的一个决策模型,假设风险决策过程分为编辑和评价两个过程。在编辑阶段,个体凭借“框架”(frame)、参照点(reference point)等采集和处理信息,在评价阶段依赖价值函数(value function)和主观概率的权重函数(weighting function)对信息予以判断。


在价值函数是经验型的,有三个特征,一是大多数人在面临获得时是风险规避的;二是大多数人在面临损失时是风险偏爱的;三是人们对损失比对获得更敏感。因此,人们在面临获得时往往是小心翼翼,不愿冒风险;而在面对失去时会很不甘心,容易冒险。人们对损失和获得的敏感程度是不同的,损失时的痛苦感要大大超过获得时的快乐感。


把握趋势远比掌握优势更重要。


用命中注定来描述的只能是那些没有思维框架的主体,也许有些宿命论的味道,但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只是他/她/它不识得天数罢了。

诺亚踩雷“罗生门”愈演愈烈,承兴国际欲撇清关系,央行系统现京东确认函


安邦保险“亲亲戚”大家保险来了 法人代表、股东、注册地址都一样


新华保险总裁终于定了,资管老将掌舵欲驶何方?


总资产缩水、净利润继续滑坡,为上市这家银行拟定增13亿股


“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

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