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 | Moon和WCG的故事

2019年7月19日07时30分内容来源:电子竞技

当WCG2019在曲江国际中心拉开帷幕时,编辑部总想着是不是该报道些什么。

于是,就有了这两篇新入职小伙伴的作品。有趣的是,两位90后的女生在追溯自己几乎完全不了解的WCG的历史时,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了Moon身上。单轮成绩,在WCG的舞台上,远比有Moon更亮眼的存在。但WCG之于Moon的意义,也让我们发现,从他身上回顾WCG时,还是有不一样的东西。

当现场的粉丝簇拥在舞台下时,我们发现,对于一些人,WCG依然重要:过去是他们的梦想之地,如今可能是生活里的理想国。


WCG:故人依旧,江山不在( from 凌婕)


意料之中,Moon在2019年WCG亚太区预选赛里出现的消息没能激起多少浪花。以电竞话题裹挟的流量来看,当有些职业选手哪怕稍微修个发型都会登上热搜榜时,似乎这条消息内的每个点都乏人问津,不管是Moon,还是WCG,距离这两个词上一次同时出现已经过去五年了。


已经34岁的张载豪(Jang Jae-Ho)重视仪表,行事内敛,对于韩国男人的刻板印象几乎都能在他身上找到。他早早觉得自己上年纪了,格外注意运动来防止发胖、保持体力。平时要早起送孩子上学,晚上还要辅导孩子写作业,跟大多数的80后家长没有什么两样。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人,却在电子竞技的世界里被称为“月神”或“月魔”。


人们的记忆还停留在2013年WCG魔兽争霸3项目的决赛中。


随着RTS(即时战略游戏)时代的远去,这个WCG的压轴项目逐渐走向没落。WCG总决赛连续两年在中国昆山举办,由于没有赞助商的支持,那年只有3名中国选手和3名韩国选手到场参赛。


Moon在先赢一盘的情况下,被对手连扳两局。当观众齐声呼喊着他的游戏ID“Moon”,这个黯然退场的男人又重新登上舞台,含着泪露出微笑。现场有人直接哭瘫,被同伴架了出去。


魔兽争霸3项目存在的十年,Moon七次打入WCG总决赛,第二次倒在距离冠军只有一步远的地方。人们以为那是魔兽争霸 3最后一次出现在WCG的正式项目中,WCG将成为Moon永远的遗憾,结果远不止人们所以为的,实际上那也是最后一届WCG。


WCG组委会宣布不再举办WCG赛事,这个开创了世界电子竞技奥运会模式的赛事寿终正寝了。比起WCG之类的第三方赛事,游戏厂商发现独立办赛更能够将利益最大化,逐渐失去了对第三方赛事的热忱,甚至回收项目授权。现在涌入电竞圈的新人更为熟悉的大赛莫过于TI系列赛和S系列赛等。


2013年WCG比赛结束后,Moon入伍服兵役,对大多数选手来说这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终结。退役的Moon尝试了不少新的游戏,依然钟情于魔兽争霸3。哪怕已为人父,他也毅然重返职业赛场。


他算是一个出道即巅峰的人,曾在汇集众多顶尖选手的比赛中以全胜的战绩拿到冠军,甚至保持十六连胜到下一个赛季。虽然他参加过许多比赛,拿过许多冠军,但人们评价魔兽争霸3职业选手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提及WCG,哪怕这个赛事早已停办。一说Sky就会提他WCG两冠、痛失三冠,一说起TeD就会提他拿下第一个亡灵种族的世界冠军,一说起Moon就会提他WCG无冠。


Moon不是不勤奋,他给自己安排的训练时间是 12 小时,在必要的时候会增加到 15 小时。Sky回忆道,他们一般都会练习到凌晨,可他们去睡觉时Moon在练习,第二天早上八点醒来Moon还在练习。


他也不是没有创造力,那些能被以神魔称之的人往往处于一种旁人难以企及的境界,Moon就是如此。他擅长多线操作,打法飘逸,成就了“乱矿流”和“吹风流”两大战术。坚持了一年又一年,失利了一次又一次,WCG之于他总让人感叹“时也命也”。



以每年的各国选拔赛为起点,WCG的影响力完全是世界级的,从韩国首尔到美国旧金山,从新加坡到意大利蒙扎,从美国西雅图到德国科隆,总决赛的举办地一年一个国家。


2008年Moon第三次打入WCG总决赛,第一次他在16进8中被淘汰,第二次他折戟在半决赛,这次迎接他的是更加激烈的竞争。当年参赛国家和地区达到74个,作为WCG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魔兽争霸3项目群雄并起,即使是总决赛的小组赛选手也有55人之多,分为A到H共8组。


尽管Moon处于巅峰期,但仍要一路苦战、多次逆风翻盘才能来到决赛。Moon率先拿下一局,人们认为这一年是他距离WCG冠军最近的一次。


但既然Moon能抓住别人的弱点来翻盘,他犯下的失误也会被抓住,有一冠在身的Grubby逆天改命2:1结束比赛,拿到自己第二个WCG冠军。那时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还没有超过21.9%的全球平均水平,但WCG却创下了近百万人的同时在线视频直播收视记录。很多人注意到这个男人在对战方里静静流泪。


他的领队和经纪人架着他,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他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时候,相对于其他电竞赛事的缩水与停办,WCG依然保持着以往的水准甚至更胜的规模。当Moon止住泪水,或许能够想象自己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地打入WCG总决赛,但他不会想到的是自己在第七次又会以同样的姿势跌倒,也不会想到的是六年后这个赛事就将不复存在。


魔兽争霸3的玩家将Sky、Grubby与Moon视为三巨头。Sky在2005年和2006年的WCG总决赛中夺冠,Grubby也在2004年和2008年的WCG总决赛中两次夺冠,Moon却始终与WCG冠军无缘。在没有WCG的时间里,Sky转型经商,Grubby从事直播,直播的内容也与魔兽争霸3无关,他们都找到了各自的新位置,而Moon依然留在原地。


2017年3月29日,韩国游戏公司Smile Gate表示拿下了WCG的商标权和使用权。WCG重启的风声一再传出,一再没有下文。


越来越多新人进入到电竞圈中,他们眼中的明星都是当前热门游戏选手,比如英雄联盟的Faker、Dota2的Miracle。这些明星选手都是由厂商的官方赛事捧起的,人们自然不再关注其他赛事及其冠军的争夺。三巨头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前人口中的传奇,而那些观看WCG的前人已经从象牙塔里来到职场厮杀,从孑然一身到忙于养家糊口。


这时,WCG突然宣布2019年总决赛将在中国西安举办。


2004年,19岁的Moon第一次参加WCG,那是WCG正式以年号命名的第四年。那一年的参赛总人数达到100万,遍布全球63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世界上三分之一国家和地区的电竞选手都参与到这个赛事中。


WCG初露野心,组委会首次将总决赛地点放在韩国以外的地方,希望它能够像奥林匹克赛事一样国际化。


Moon穿过太平洋,前往美国旧金山,从此之后挣脱不掉WCG的羁绊。十五年时间足够少年长成青年甚至步入中年,洪流汹涌,千帆过尽,他还是来到这场已经没有熟客的宴会。


2019年5月29日,亚太区预选赛结束,Moon获得出线名额,这是他第八次打入WCG总决赛了。诗词歌赋里都是江山不变故人非的伤怀。然而,故人依旧在,只是山河改,同样令人感慨不已。


轮回( from 王黛鑫)


之后,Moon又一次站到WCG总决赛上。


那是2013年WCG魔兽争霸3的决赛,也是魔兽争霸3最后一次登上WCG的舞台。27岁的Moon在先得1分的情况下,被TH000连扳两局。当Moon的领地逐渐被TH000的红色军团占据,孤零零的warden只能闪现回家喝水时,败局已经注定,但Moon还是在游戏界面多停留了一会儿。



他曾经离冠军很近。所有人都认为2008年的德国科隆WCG是Moon最好的一次夺冠机会,处在巅峰状态的他几次逆风翻盘挺近总决赛,与队友兽王Grubby相遇。


决赛上,Moon凭借飘逸的打法和精准的多线操作率先拿下第一局,却被在心理和比赛进程都占据劣势的Grubby逆天改命,出神入化的“吹风流”没能吹散兽族的布兵排阵,多线操作也没能阻止狼骑兵的游击。最终Grubby连下两城拿下了他第二个WCG冠军。

全场观众的振臂欢呼,Grubby的父母热泪盈眶,Moon却轻轻地擦了擦眼泪。在所有玩家心里,竞技的魅力远超于输赢的意义,但是没有拿过WCG的冠军仍然是Moon职业生涯的最大遗憾。自此之后,Moon一直与冠军失之交臂。

熟悉的一幕在2013年WCG总决赛上重演,Moon最终还是没能改写自己的命运,以十年无冠的结局结束了WCG之旅。比赛结束后,全场的观众齐声呼喊着这位来自韩国的选手名字,“Moon”。已经转身离开的Moon,重新回到舞台上,向观众们挥舞着双手。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魔兽争霸3在WCG上的最后一年,是Moon圆夺冠梦的最后一次机会,却没人知道这也是WCG的最后一年。



“我不会退役的,我会坚持到没有人玩WAR3。


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所有人都能感受到WCG的颓势,无论是主办方三星公司的商业战略转移,还是在电竞自身的发展趋势下,以赞助商为主导的第三赛事有些步履维艰。就连改变世界电子竞技时代格局的魔兽争霸3也随着电竞游戏的娱乐化逐渐老态百出。当那个时代的玩家们都觉得Moon会同WCG一起落幕的时候,他说出了这样的话。


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继续做理想主义的英雄。


这个在千禧之际诞生的赛事,最大的魅力是在电子竞技蛮荒的时代,建造了一个帝国,为全世界的玩家提供了一个释放激情的突破口、一次共享狂欢的契机,向全世界散发电子竞技的魅力。

陪着WCG走过十年的魔兽争霸3,成了那个时代电子竞技的代名词,而Moon的名字是魔兽争霸3的关键词。2004年带着Spirit_Moon的ID崭露头角,看起来瘦弱腼腆的Moon,在屏幕背后却是操纵万千暗夜精灵、运筹帷幄的“月神”。

他善于发挥精灵的灵活优势,多线操作,向地图的不同角落发起攻势,并借此成就了“乱矿流”。他还完善一直沿用至今的“吹风流”,扛起暗夜的大旗,开创自己的精灵霸业,留下一场又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经典大战。巅峰时期的Moon,是每一个职业选手都想战胜的对手。即使到现在,Moon也总能在大部分已经成熟化的战术中,演绎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独属于他的精细操作,延续着当年的风采。

2016年PGL冠军、2018年黄金联赛冬季赛冠军、2019年H&W中韩大师赛冠军……虽然魔兽争霸3的图标已经被很多玩家从桌面上移除,但是32岁的Moon仍然不断刷新自己的荣誉榜。每每提到WCG,他都会流露出遗憾的神情,仿佛只有在WCG上才能见证魔兽争霸3的历史,而那是自己职业生涯一块不可能补全的缺口。

阔别五年,2019WCG宣布回归,落户西安。当beyond the game的声音再次回荡在场馆里的时候,很多人却发出了质疑。


在游戏厂商主导,各个游戏项目都有相对完备的赛事体系时,WCG似乎有些“多余”。

但总有时间冲刷不掉的痕迹。

2019年4月7日,第一个凭借亡灵在WCG上夺冠的Ted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已经报名了今年的WCG;4月8日,进入WCG名人堂的穿越火线选手70kg选择2019WCG成为自己的复出战场;6月15日,2013年扼杀Moon冠军梦的TH000代表中国赛区进入总决赛……

Moon的名字也出现在总决赛最后的名单。


理想总是会被现实撞得七零八碎,坚持做理想主义英雄的时候,总得有个地方能让人找到当年的勇气,坚定这是梦想而不是妄想。

“当狼骑兵横行在艾泽拉斯大陆的时候,他们总会停下来看看天空,那里总一轮明月当头。

又一个五年,Moon回来了。


杂志购买方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