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V女优到一代巨星,是谁杀死了饭岛爱?

2019年10月23日09时41分内容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作者:有鸭蛋





2008年的平安夜,是东京涉谷一位女士,永远不愿回忆的夜晚。


那晚,她终于无法忍受邻居家传来的恶臭味,一边疯狂敲着邻居的门,一边大声责骂。


可,屋内还是毫无回应。


早在几天前,她就多次闻到邻居家有股类似腐肉的恶心味道,加上今晚的毫无回应,她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


于是,她连忙报了警。


警察到场后,随即破门而入。


屋内的景象,让在场的人都恶心,甚至有几个人吐了出来。

图:新浪娱乐


屋内大厅的地上,躺着一具开始腐烂的尸体,由于屋内一直开着供暖器,气温高达20度以上,破门瞬间,屋内尸体的腐烂味迅速散开,让人几乎窒息。


这具女尸,正是日本当红巨星,饭岛爱。


后来,经法医解剖调查,确定饭岛爱是自杀,而且已经患有胃癌晚期。


让人震惊的是,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一周。


那年,她不过36岁。





说起饭岛爱,大部分人会在前面加上两个前缀:


一是“日本第一代AV女优”;


二是“日本传奇巨星”。


她生于1972年,在人生最璀璨的年华,迎来日本娱乐业变迁,从夜总会的公关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一名AV女优。


入行仅一年,她就凭借美丽性感的外表和聪慧犀利的谈吐,成功转型进入日本娱乐圈,成为当时红极一时的巨星。


堪称,日本娱乐圈的奇迹。


饭岛爱死后,日本各大节目都举行了追悼会,甚至连国外新闻频道,都在纷纷转播死讯。


大家都惋惜,一代巨星就此陨落。


粉丝们更是难以置信,在她死后,持续多年给她的博客留言,直到后来博客被饭岛爱父亲关闭。


随着自杀的消息传开,人们对饭岛爱的自杀原因,浮想联翩。


当时,谣言四起。


有人说饭岛爱私生活太过混乱,导致精神错乱,最后自杀。


也有人说她因患上艾滋病,无法接受所以自杀。


然而,当谣言散去,有人发现了她曾经写下的自传,《Platonic Sex》。


里面的饭岛爱,不再活泼热辣,而是渴望被爱, 却一再被利用,终生痛苦。


此时,大众才发现,原来不曾有人了解过,传奇色彩背后,真实的饭岛爱。





13岁前,饭岛爱生活的全部,是父亲的毒打和母亲的讥讽。


日本有一个名词,叫做“僵尸爸爸”。


“僵尸爸爸”对待家庭,观念非常固化。


他们有着非常强烈的情感隔离,对待妻子和子女都非常疏离,更多时候会用严厉的态度,维持家中的关系。


最糟糕的“僵尸爸爸”,会以暴力管理家庭事务,经常殴打妻子,甚至对孩子实行“打骂教育”。


饭岛爱的父亲,就是一位典型的“僵尸爸爸”。


他对饭岛爱非常严苛,平日里不仅强迫她阅读各种不感兴趣的书籍,用响亮的声音念书,甚至要求把书籍重抄一遍。


饭岛爱从小最害怕听到的,就是父亲用木尺轻轻拍打手的声音。


“啪嗒……啪嗒……”


因为,伴随着这个声音的,是父亲在她抄写书籍时,站在她身后,用严厉的声音,施加沉重的压力。


“你的背驼了……”


“注意力不够……”


只要她稍微不符合标准,就会迎来父亲的殴打。


“如何不激怒监视的父亲”,是饭岛爱童年生活,最深的思考。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如果说,父亲给予饭岛爱的痛苦,是来自身体。那么,母亲给予她的痛苦,则是来自心理。


在一个家庭中,“僵尸爸爸”通常会搭配一个“教育妈妈”。


“教育妈妈”有两个重要特征:


一是将人生全部投射到子女身上,无微不至照顾子女,将子女当作自己人生成功与否的标准;


二是她们会实行非常严苛的教育,成为僵化教育制度的帮凶,对子女24小时实行教育轰炸。


饭岛爱对母亲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永远不满意。


为了培养饭岛爱成为精英,母亲不仅在家无时无刻叮嘱她学习,甚至给她报了无数的补习班。


据饭岛爱回忆,从有记忆开始,她的生活除了睡觉和吃饭,几乎每分每秒都在上不同的补习班。


学习,是她唯一的生活。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母亲的严苛,换来的是饭岛爱名列前茅的成绩。


但,即便她的成绩已经排在年级很前的位置,母亲仍旧不满意。


她要的,是第一名。


母亲有两句口头禅。


一句是在饭岛爱拿出优异成绩时,母亲嘲讽冷漠:“你应该看看XXX,她为何能拿第一,你跟她比差多了。”


另一句则是在饭岛爱试图反驳时,母亲无比委屈:“我做这么多为的是谁?不都是为了你?”


饭岛爱的家庭,在外人看来,是完美家庭。


父亲是十分体面的生意人,母亲是人人称羡的少奶奶,而饭岛爱则是成绩优异、长相漂亮的乖乖女。


然而,对饭岛爱来说,却是地狱。





上了初中后,饭岛爱开始有了反抗意识。


她想要像其他女生一样,下了课能去吃喝玩乐,放松心情。


于是,她开始假借学校补习的名义,瞒着父母开始跟同学们下了课去玩乐。


其中,迪斯科就是她们最常去的地方。


80年代的日本,舞厅娱乐业非常繁华,管理也极其松散,导致了大部分中学生成为迪斯科的主要消费人群之一。


饭岛爱与初恋工藤,就是在迪斯科认识。


工藤比饭岛爱大一岁,是不同校的学长。工藤帅气的外表、成熟的个性,深深吸引了饭岛爱。


然而,这场初恋却将饭岛爱的生活,彻底推向失控。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与工藤相恋后,饭岛爱结识了更多暴走族,也就是所谓的“小混混”。


这帮暴走族多数跟饭岛爱同病相怜,或是跟父母关系破裂,或是父母离异无人看管,或是父母双亡被亲戚们当皮球踢来踢去。


他们都有同一个心态,就是仇恨自己的原生家庭。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她的行为变得越来越疯狂,从刚开始的逃课到后来索性不上学,从刚开始的偷摸玩乐到后来夜不归宿。


饭岛爱的转变,严重激怒了父亲。


于是,每次饭岛爱回家,只要碰上父亲,必然会迎来一顿疯狂的毒打,和连续几天的软禁。


然而,父母越是控制,饭岛爱就越是反抗。


她总是趁着父母熟睡后,从房间窗户爬出去,偷摸着离家出走。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在自由的社会生活里,年幼的饭岛爱接触的是毒品、卖春等各种充满诱惑的不良行为。


伦理和道德成为了泡影,唯一的生活标准,就是享乐。


带着这种错误的观念,饭岛爱跟着暴走族们,成为了盗窃、诈骗团伙,为了获得玩乐费用,经常在迪斯科、舞厅,甚至是便利店,进行不法行为。


后来,饭岛爱与父母的见面,多数在警局。


每次被抓回家,饭岛爱面临的,是父亲一次比一次严重的毒打。


而母亲每次看到她被打到不似人形,奄奄一息,都只是怯懦的站在旁边,或是连连叹气,或是默默哭泣。


终于,饭岛爱在父亲的一次疯狂殴打中,想到了死。


她意识到,如果自己无法摆脱父亲,就会死在父亲手下。


她在一个深夜里,趁着父母熟睡后,带着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偷偷离家出走。


这一次,她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地狱般的家。





离开了家,饭岛爱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初恋工藤。


工藤父母可怜她的遭遇,同意了寄住的要求。


这段短暂的寄住,是饭岛爱人生唯一的快乐时光。


工藤的家庭环境与饭岛爱家完全不同,父母对他非常溺爱,甚至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跟着工藤,她开始了丰富的夜生活,每天彻夜不归,也不会受到责骂。


而最让她迷恋的,就是美妙的性。


对性没有概念的饭岛爱,直接将性与爱同等起来。


她认为,只要工藤愿意跟她交合,就是深爱她的表现。


而爱,是她从小不曾获得的东西。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然而,快乐的日子,却在工藤开始吸毒后,戛然而止。


工藤毒瘾发作时,对饭岛爱态度极差,甚至会出手打她。


无法接受恋人转变,饭岛爱开始更加疯狂偷窃,她认为,只要毒品供应上了,曾经爱她疼爱的工藤,就会回来。


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填满工藤的毒瘾。


更让她绝望的是,工藤的父母发现了他吸毒的事情,他们多次劝阻工藤戒毒,但都无效,最后只能强行将工藤扣押去了戒毒所。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看到警察的饭岛爱害怕极了,她担心警察发现她离家出走,更担心要回到那个炼狱般的家。


她强装镇定跟警察简单对话了几句,就匆忙逃离了现场。


然而,这次逃离,迎来的却是另一个炼狱。





无处可去的她,想到投靠工藤的朋友。


与工藤朋友见面后,他带着饭岛爱与其他几名男生,一起喝酒。


谁知,被灌醉的饭岛爱却遭受了几个男生的疯狂侵犯。


意识模糊的她,只感觉到有人压到她的身上,随后扒下了她的裙子。


她想要反抗,不停地捶打了对方,然而却没能阻止对方的行为。


第二天,饭岛爱去警局报了警。


由于几个男生前科累累,报案当天就逮捕归案,而饭岛爱则被警方送回了家。


回到家后,迎接她的是父亲更加可怕的殴打。


饭岛爱一边哭泣一边怒吼道:“我才是受害者呀!”


然而,父亲丝毫没有怜悯,他用衣架恶狠狠殴打饭岛爱伤痕累累的身体,甚至直接抓着她的头发,疯狂摔打到柜子上。


这一次,饭岛爱父母彻底放弃了她。


他们勒令她,必须离开家,并且宣布跟她断绝亲子关系。


他们一边哭诉自己多年的付出,一边怒骂饭岛爱不孝,让他们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


丝毫没有考虑,饭岛爱经历的事情,和她的感受。


在他们眼里,自己永远是对的,而饭岛爱的所作所为,让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教育失败的现实。


曾经为了生,选择离家出走的饭岛爱,如今却只想死。


短暂的十余年人生里,她得到的,只有痛苦。


然而,当她站上学校天台,想要一跃而下时,内心的怯懦却阻止了她再进一步。


她,还是活了下来。





然而,生的欲望并没有让她的生活好起来,而是让她陷入了更深的深渊。


只有16岁的饭岛爱,既没有学历和技能,想要找到一份工作,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这时,她遇上了人生中第二个男友,金井。


金井自称是星探,在街头搭讪了饭岛爱,招募她成为模特。


原来,所谓的“模特工作”,是夜总会里当卖春的公关小姐。


饭岛爱没有选择,只要有工作机会,她就必须抓住。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饭岛爱并不是她的原名,而是在夜总会工作时,她给自己取的名字,寓意“被众人喜爱的宝贝”。


这个名字后来跟随了她一生,却冥冥中成为了,她终生未得的奢望。


凭借年轻甜美的外表,和活泼天真的个性,饭岛爱很快拥有了一批忠实的客户。


而金井也时常给她买东西,送小礼物,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爱意。


很快,两人走到了一起。


可,金井看中的,是饭岛爱的赚钱能力。


他不仅私吞了饭岛爱的薪水,甚至连夜总会原先计划给她的分红,也一并收入囊中。


但,面对金井的嘘寒问暖和甜言蜜语,饭岛爱甘愿成为他的赚钱工具。


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得到爱。


90年代的日本,随着AV业的崛起,夜总会的部分客人转而投向其他渠道的玩乐活动,歌舞厅行业逐渐走向没落。


而金井也瞄准时机,趁机怂恿饭岛爱转行成为AV女优。


AV女优属于色情行业的低端,因为这个行业需要女性赤裸身体面向大众,就连夜总会的公关小姐也对此嗤之以鼻。


可,金井却对饭岛爱说尽好话,并告诉她:“如果拍片就能有500万日元的片酬哦。”


当时,为了养活自己和金井的生活,饭岛爱已经欠下几百万欠款,所以面对500万的诱惑,她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接受了。





说起“成人礼”,每个人的想象里,肯定都是人生最美好的一刻。


然而,饭岛爱的“成人礼”却是第一部AV的拍摄日。


她永远记得,那是多么痛苦的一天。


在众多工作人员面前,她被对戏的男演员脱光衣服,麻木地接受着一切。


她想要反抗,然而她没有资格。


因为,到了拍摄现场,她才知道,原来500万是5部AV的片酬,如果拍不满5部,她将要赔偿双倍毁约金。


而金井不仅哄骗她签约,甚至私吞了上百万的介绍费。


经过这件事后,饭岛爱彻底死心,对金井关系也走到了尽头。


饭岛爱深知,拍摄AV是一件不耻之事。


无法逃脱的她,将自己的头发染成金黄色,皮肤晒成黝黑的小麦色,甚至进行了整容。


为的,就是不希望家里人发现她。

图:饭岛爱写真


饭岛爱的第一部片子开始发售后,得到了众多好评。


在当时清一色肤白纤瘦的女优市场里,她小麦色的健康形象,成为了一大卖点,俘虏了许多男士的心。


她意外走红了。





1992年,饭岛爱的人生,迎来了转折点。


苦了一辈子的她,居然被日本深夜节目看中,邀请她成为东京电视台深夜节目《东京情色派》的主持人,甚至专门为她开设了一个独立单元,《丁字裤小爱》。


在节目上,饭岛爱大胆露出丁字裤的表现,引起众人轰动,后来更被封为“丁字裤女王”。


她成功跳出AV界,成为了一名主持人。

图:饭岛爱写真


《东京情色派》让饭岛爱大火,人们开始看到这个曾经身陷AV行业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口齿伶俐的专业主持人。


后来,她更是被邀请,参加了木村拓哉主持的《牛郎之王》系列节目。


2001年,饭岛爱开始涉足影视界,客串了几部电影后,她接到了来自香港的邀请。


她被邀参演张卫健主演的,古装神话喜剧《齐天大圣孙悟空》。


在剧中,她饰演性感妩媚的蜘蛛精。


此时,饭岛爱已经29岁。


经历了整整29年任人摆布的生活后,她终于有了机会,能为自己做主。





事业逐渐变好的同时,饭岛爱也遇上了她的第三个男友,敏之。


敏之是她经常去的酒吧常驻DJ。


与之前的两个男友不同,敏之是一个为人善良正直,而且很有梦想的音乐人。


他是真心爱饭岛爱,甚至计划想要跟她结婚。


经历多次痛苦恋情的饭岛爱,终于遇上了真爱。


她非常保护这段恋情,谎称自己已经结束了与AV经纪公司的合作,然而,她的合同根本没有到期,她还在做着相关的边缘性工作。


走红后,虽然她接到了很多工作,但苛刻的经纪公司抽取了大部分佣金,而她当年签下的500万合约,依旧无法还清。


然而,纸还是包不住火。


敏之通过朋友了解到,饭岛爱根本没有结束AV女优的工作。


他愤怒至极,找来饭岛爱对质。


“别干了好吗?”


“我也想退出啊,但是我没有钱。”


许久的沉默,最终酿成了绝望,两人相顾无言,谁也不知道如何说服对方。


敏之最终选择了离去,他无法接受,自己深爱的女人被全世界意淫的事实,更无法接受自己无法帮助对方摆脱痛苦的窘迫。


然而,让饭岛爱意想不到的是,敏之离开后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个孩子似乎每天都在提醒着,她不可能得到幸福的事实。


最后,她躺上了手术台,结束了这份痛苦。


她明白,自己的人生已经足够痛苦,无需再让一个孩子,来延续她的灾难。






《Platonic Sex》一书的最后,饭岛爱写了一段特别不真实的家庭生活。


里面的她,不仅得到了父母的原谅,甚至还能跟家人一起开各种出格的玩笑。


她终于能亲切地叫着“爸爸”、“妈妈”,一家人甚至一起抱头痛哭,忏悔曾经对彼此做过的错事。


然而,这也许只是饭岛爱的幻想。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现实中的她,直到死前,都与家人鲜有联系。


饭岛爱的母亲,曾因得知她在拍AV,跟她通过电话。


电话里,母亲告诉了她,已经知道她之前当AV女优和现在是主持人的事,而且还是弟弟健太在色情杂志上,看到了她的性感照片。


饭岛爱羞愧难当,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后,她更是一直躲着家里人,不愿多跟他们交流。


她最终,也跟父母一样,无法接受曾经失败的自己。

图:饭岛爱自传《Platonic Sex》


《Platonic Sex》发售后,蔡康永曾采访过饭岛爱。


他问了一个问题:“你这么恨你爸爸,但又想再见到他,这不是很矛盾吗?


饭岛爱听后,楞了一下,笑着说:“先生啊,难道您不知道,人生本来就是由矛盾组成的啊。

图:天涯论坛


饭岛爱耗尽一生、倾尽所有,都是在寻爱。


为了获得一点爱,她不惜放弃自我,沦为他人的工具,最后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出去。


她痛恨父母,甚至巴不得父母死去。


但,她终生渴望的,却也是父母的爱。


求而不得,最终成恨。


可惜的是,饭岛爱至死都不曾解开这个心结,为自己的人生,求得一丝爱。




推荐阅读:

李安,你太拼了

谨慎真实自我,成为堕落之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