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救五条命,能杀死一个胖子吗?

2019年11月14日07时23分内容来源:壹读

自己想答案别问我的壹读君 | 散散
很有意思,讨论度也很高,《奇葩说》的第六季导师战辩题。如果博物馆着火了,有一幅名画和一只猫,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奇葩说》截图
以逻辑和段子手心态对这个选题进行列文虎克检查,这道题可供挑剔的太多了,甚至在有些人看来毫无讨论的必要:

消防叔叔告诉你,救自己,赶紧跑。

如果画是壁画怎么办?根本搬不动啊。

猫是自己不会逃生咋地?

猫到处乱窜,跑来跑去,等抓住它你自己也死了。……

OK,这些怀疑都很对,但我们暂时抛开这些细节严肃讨论,假定画能搬走猫乖乖的坐着等你去救,一切变量因素都在可控可执行的真空条件下,好了,现在你怎么选?救猫还是救画?
节目中,救猫一派的选择逻辑无非四个:一,猫是一条生命,令人同情;二,我认识猫,喜欢猫,但可能并不认识那副画;三,救猫反倒能提升那副画的价值;四,猫救了能直接属于我,画不会。
嘉宾杨超越选了猫,她说自己喜欢猫,并不知道那副画多少钱,弹幕都在吐槽她没文化和没远见。

奇葩说
救画一派则死守艺术的价值,他们看来,画也是有“生命”的,黄执中称其为遥远的哭声”,只有知识和见识达到某个层级的人,才能听到艺术品的“哭声”,相比一条猫的生命艺术品有更多价值和意义。并且质疑,如果不是猫,而是一条狗、一只鸡、一只蟑螂,你是否依然选择救“生命”?救猫和不救蟑螂,这两者之间的选择逻辑和道德区别又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动物的生命有高低贵贱,那你又如何给每个动物的生命价值排序?
如果把变量再进行调整,猫变成婴儿,名画和婴儿,救画一派是否还会坚持自己的原有选择?

杀死一个人,还是救五个人?

不同质的东西无法直接进行价的比较。生命和艺术品,没有一个统一的度量衡能比较两者的价值,这也是导致大多数人做选择时,都遵从各自基于自身经验生发出的感性和直觉、理性,喜欢猫的人选猫就好了,能体会到艺术品价值的人则选择艺术品,无论哪一种选择,都不算错误。
我们试着来做下另一道题,电车难题,看看在这个道德困境下,对于生命我们又是什么样的态度。
假设有一辆刹车坏了的失控电车,在铁轨上正常行驶。电车的原定行驶轨道上,绑着五个人,如果不改变行驶方向,这五个人必死无疑。另一条备用轨道上,同样也绑着一个人。


你是一个现场旁观者,手边有一个手柄,可以改变电车的行驶方向,从绑着五个人的铁轨抑或从绑着一个人的铁轨穿过。
你有两个选择:
A.不按手柄,电车按照原定行驶路线走,碾死五个人。
B.按下手柄,电车行驶到备用轨道,碾死一个人。
你的选择是?
A.与我无关,我只是个旁观者,又不是司机和相关工作人员,没有义务对此情况做出选择和行动
B.按下手柄,死一个但救了五个,赚了。
C.不按手柄,电车的行驶路线是既定的,那五个人注定要死,备用轨道上的人是无辜的。每个人的生命都同等重要,不该牺牲无辜者去救注定该死的那五人。
仅看数字,五个人是五条生命,一个人是一条生命,5无论如何都大于1,救那五个人值得。但是,这个判断预设了一个前提,即每个人的生命值都相同,都等于1,自然而然五条人命大于一条人命。
那如果说备用轨道上的那个人是全球财富排行榜排名前十的企业家、在科学领域具有杰出成就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公认的好人呢?他的生命价值是否会高于五个普普通通的平常人?
所以,我们不得不停下来思考,有没有统一的标准能给人的生命赋值

哈佛大学公开课 《公正,该如何是好?
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对,为什么做选择之前要看结果?要选择最值的?
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渗透我们日常生活的抉择和道德推理逻辑——效用最大化,也可以叫做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提出了功利主义原则,所有人都被痛苦和快乐支配,效用最大化就是最高限度地提高幸福度(利益)。按照功利主义原则,选择视结果而定,用收益减去成本,效用最大的就是该选的
于是即使吸烟有害健康,可它交了很多税也提供了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不会被禁掉;即使槟榔被媒体千遍万遍报道后果触目惊心,可它养活了一个地方和很多人,也不会被禁掉。
那那些少数人就活该吗?他们的利益就该被牺牲掉吗?按照功利主义观点来说,是的,没有办法。但绝对主义/义务伦理主义为他们辩护,道德有其绝对的原则,应该严格按照道德原则办事,而不看结果。个体生命都是一样的,不该牺牲一个人救五个人。

你会推下那个胖子吗?

现在我们继续做题。
铁轨的原定行驶路线上仍然躺着五个无法移动的人,但没有备用轨道,只有一座桥。你站在桥上,面前有个胖子。推下这个胖子,电车会受阻停下行驶,五人得救。不推这个胖子,电车正常行驶,五人死亡。


你选择推还是不推?
和手柄一样,同样都是是否要用一个人救五个人的选择题,在救人方式是亲手杀死胖子时,很多人不愿意了。多份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按下手柄,但只有少数人愿意亲手杀死胖子。
结果一样,实现方式不同,即使结果按照功利主义原则看,毋庸置疑是好的,但很多人仍然不愿选择杀死胖子救五条命,为什么?
有关人的道德直觉和恻隐之心,或者说同情。同情是一种普遍的情感,在直觉上,亲近的人比陌生人更能引发同情,婴儿比成年人能引发同情,悲惨的人比正常人能引发同情,空间距离近比空间距离远的人能引发同情……
在手柄的情景中,你是一个旁观者,你做的行为是按下手柄,你离那一个人和那五个人同样都具有一定的距离。
而在桥上,你挨着胖子,你亲手、直接把胖子从桥上一推而下,你看着他因为你的双手被电车撞死。虽然你的目的是为了救更多人,但你亲手“”了那个胖子。
在道德直觉上,离你近的、你亲手接触的胖子显然比冷冰冰的手柄更能引发同情;杀人的情感冲击上,亲手杀人和比命令别人杀人冲击力大得多,你按下手柄,相当于下了一声命令,最终是电车实施了“致死”这个动作,但胖子却是你亲手推下桥致死的。因着你的同情和情感冲击,胖子的价值超过了一条人人命的价值。

奇葩说
在猫和艺术品的二选一情境中,也可以用同情解释。除了专业/职业是艺术,或者少部分博学之人,大多数人都只知道艺术品很贵、在历史和文化的宏大叙事中价值很高,对其艺术内涵、艺术史中的地位一窍不通,听不到来自它的遥远哭声。它离我们太远了。而猫是生活中日常可见的鲜活生命,我们熟悉它、喜欢它,自然对它能产生远大于艺术品的同情。
艺术品是很贵,但那又怎样?个体在做选择时,有多少人真的在考虑宏大叙事而不是出于个体需求?
摒弃道德直觉和情感,我们用理性思考,胖子和手柄两个情境还有一个差别:在手柄情境中,旁观者是在一条生命和五条生命之间做选择,而在胖子情境中,胖子却被当做了手段、工具

电车难题的多个版本,改变不同的变量就会出现不同的选择结果
旁观者按不按手柄,是在决定死一个还是死五个。要不要推胖子,却是在想用胖子去阻止电车,以拯救五个人。这样胖子就成了救人的工具,它跟手柄的按键、刹车或者别的任何能阻止电车继续行驶的无生命体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人可以被当做工具吗?人到底是什么?

是让大家吃太饱了吗

上面问了很多问题,都没有给出答案,因为不存在标准答案。既然没有答案,还问这些干嘛?写这篇稿子的意义是啥?是袁隆平让壹读君吃太饱了吗还是在混KPI?

当然是。对普通人来说(学者当然得研究了,这是他们的吃饭本事啊),这些问题的意义并不在于回答问题,找到某个确定的答案,而是让大家进行反思,反思和检验自己做出答案的过程,为什么是这个答案,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个回答,它跟别人的回答区别在哪里……在一步步追问中,逐渐明确自己思考问题的逻辑、行为的道德原则和形成系统的价值观。
太多时候,人凭直觉做出的行为会自相矛盾了。
比如,如果你说自己选择救猫,因为它是生命。那把猫换成蟑螂,蟑螂也是生命啊,按照你的选择理由,你同样应该救蟑螂而不是画。
但大概率你会觉得蟑螂不值得,转而选择救画。
而在一步步拆解问题的过程中,在相反选择的理由、追问中,你检验、补充、反思自己的回答,思考自己的选择逻辑。当现实中出现真实的道德困境时,就不会仅凭直觉做出令你后悔的选择。
做人嘛,还是得有一以贯之的价值观。

参考资料:

1.刘明娟, 廖凤林. 电车难题:情境人数对道德判断与恻隐之心的影响[J].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3(02):84-90.
2.《公正,该如何是好》,桑德尔,中信出版社,2011年1月
3.Trolley problem,wiki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为什么薇娅比李佳琦厉害?

点击图片阅读 |长了70多个口腔溃疡的林俊杰有多痛?

点击图片阅读 |女人的胸,是怎么被忽悠「大」的?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文章还不错
动动手指给壹读君点个在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