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资讯> 微信公众平台资讯> > 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要回归?自媒体人吃饭又能加鸡腿了

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要回归?自媒体人吃饭又能加鸡腿了

时间:12月14日

iOS版微信的赞赏功能可能要回来了,这是今天澎湃新闻的一则报道释放的信息。}&m l{4atc


1P*lY _qd0

“7月18日,几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管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透露,苹果公司正在考虑允许用户向原创作者‘打赏’时,不再强制通过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的‘应用内购买’(In-App Purchase,简称IAP)机制进行。”i.?5H'@/i oO6_


CX"C| Mn4R0

其中值得注意的信息点有两个:

(y+Z5^*i"Z%qk3y0


/[H}_Klg

1.“几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管”,说明并非单一信源的小道消息,这增强了这则未经官方证实的信息的可信度;

A5a9x-X(}#|0


*h~R/^v5u'o

2.“允许用户向原创作者‘打赏’”,虽然在日常语言中,我们经常会把微信、微博、头条号、知乎等平台上读者给予作者的“赞赏”,与直播平台上观众给主播送礼物的“打赏”混用,但此处的“打赏”应该是指前者。将打赏当做盈利模式的直播平台早已与苹果达成共识,30%的抽成并不存在争议。

Pblya a5E1P0


2KJz&Sy I8l0

自从2015年8月11日,微信开始内测赞赏功能以来,在自媒体人的荣誉墙上,赞赏就成了希望千方百计拿到的一个荣誉勋章。D$x4Yov5cB'i)}8eM:C


dX d:?4Kn9J9hZ0

经历了今年夏天的博弈之后,我们乐于见到iOS上微信赞赏功能的归来。不过,这段时间也让我们得以审视赞赏功能之于自媒体人的意义

3q p V7t1ivq7T:X|0


o/f,E hK:MGt


(s(DS(W!} TO"[

&d5w$F/i*y+d

Bl%Su4PB d


+vpc?N/rI0

赞赏的争议,本质是“赠予”和“购买”的区别

g&p9EdX#R$Q-C4B9M0


6Q/|H-s M[0

其实取消赞赏功能的主体,不是苹果,而是微信。

Pi;S!a ?9pHynNe{0


0~)w4}M#]mM

苹果的条款大意是,赞赏可以,但必须经我之手,而且要给我分成30%。微博、今日头条、知乎都选择了妥协,只有微信选择了宁为玉碎,宁愿在iOS版微信中取消赞赏功能,也不能容忍苹果的抽成。

1IulHJ0


.s!zS2Id2g

中国的网民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微信而讨伐苹果,甚至有不少人极端地表示如果非要在微信和苹果之间二选一,那么他们宁愿去买一部安卓。这甚至引起腾讯公关部张军的回应:微信和苹果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BG'_ j[0

%hB6t~V!u P5Cd{0

~0w3y l(?$xCw?
['TS1r$KeG6~(Z

iOS版微信的赞赏功能可能要回来了,这是今天澎湃新闻的一则报道释放的信息。

cc.T_ f LR}8F}f0


"YMPj|%T+GR0

“7月18日,几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管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透露,苹果公司正在考虑允许用户向原创作者‘打赏’时,不再强制通过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的‘应用内购买’(In-App Purchase,简称IAP)机制进行。”EV|6?4z$y T+QZ2S


A#w{P0D p

其中值得注意的信息点有两个:

.P)zX v!F~Np E0


j)xr7zK!^ BA

1.“几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管”,说明并非单一信源的小道消息,这增强了这则未经官方证实的信息的可信度;a"K}7F H P&l2Ro.\m


p&?%G7mi[xX

2.“允许用户向原创作者‘打赏’”,虽然在日常语言中,我们经常会把微信、微博、头条号、知乎等平台上读者给予作者的“赞赏”,与直播平台上观众给主播送礼物的“打赏”混用,但此处的“打赏”应该是指前者。将打赏当做盈利模式的直播平台早已与苹果达成共识,30%的抽成并不存在争议。%k5q!H }] ]


#Hm3m/_H zH&^0

自从2015年8月11日,微信开始内测赞赏功能以来,在自媒体人的荣誉墙上,赞赏就成了希望千方百计拿到的一个荣誉勋章。)r'I(y @e1E


@ `X#E x(a(x0

经历了今年夏天的博弈之后,我们乐于见到iOS上微信赞赏功能的归来。不过,这段时间也让我们得以审视赞赏功能之于自媒体人的意义-A\!T'z Cb#N


@ Q0{m.o(N4q"~


Q#Ou];zI0

TRB3fPGw Qd0

d-eQ? gF0


`^7f a1c8|0

赞赏的争议,本质是“赠予”和“购买”的区别

M ?D_c0


q/\9qbu _hWtK

其实取消赞赏功能的主体,不是苹果,而是微信。H"y5uxa&BWEo H


F1FE4u#n nc.y

苹果的条款大意是,赞赏可以,但必须经我之手,而且要给我分成30%。微博、今日头条、知乎都选择了妥协,只有微信选择了宁为玉碎,宁愿在iOS版微信中取消赞赏功能,也不能容忍苹果的抽成。

1P@9PQ Q f0


Q2\fP`+}|-d0

th.\&U;B*?0

中国的网民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微信而讨伐苹果,甚至有不少人极端地表示如果非要在微信和苹果之间二选一,那么他们宁愿去买一部安卓。这甚至引起腾讯公关部张军的回应:微信和苹果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W]m4L{f P0

;a&tU6F-]4O[ q7^


zmAnb3F2{M*?0
v5BHPj-@(A x

“冯站长之家”的粉丝中iOS用户占比约1/3,但是iOS版微信取消赞赏功能之后,赞赏收入只剩下原来的1/7~1/5,与新榜此前的统计一致。这意味着,1/3的用户贡献了多达80%以上的赞赏金额。,nh1C'Pf(Je?


#\cr3hW B O&a#vK

不过有趣的是,“冯站长之家”的赞赏收入这段时间却在慢慢恢复,目前已经达到此前的1/3。冯站长对此的解释是,“因为安卓用户可能逐步打赏的多了吧,还有一些铁粉改用安卓手机打赏了。”RCp lq ^6w%r!d


/mrl'[AaI#lu0

冯站长告诉新榜,他们的用户赞赏金额平均大约是3~4元,以此推测,“冯站长之家”2016年赞赏的总收入大约在80~100万元。即使按照减少2/3的低水平来计算,从2017年4月19日至今的三个月,冯站长的赞赏损失大约在13万~17万之间。D,o5E+kyO'x&r


Qk @*Chys[.wO

影响有多大,有“沪上一支笔”之称的情感自媒体人傅踢踢的说法更加形象:

F8jZh/q0


$r!\8K}br VDuGK0

|DD/O W])E!`0

可能原来(赞赏头像)都满3排,现在孤零零十几个乃至几个赞赏,看见也不想赞赏了吧。视觉冲击力太强。

Ds"`;OhJ j,F0

Xd^9M!P'[f;[0

“傅踢踢”的iOS用户占比6成,而赞赏收入相应的缩水也差不多在60%以上,“原来一篇文章两三百,现在也就几十、一百吧。” m!c-M3uK U3p


(ESw mU1v0

心酸之外,傅踢踢也见识到了铁粉的忠诚:“昨天还有人问,说怎么不能赞赏了,我说苹果不能赞赏了,哥们儿说你等着,我还有个华为,反手就是200。” b1BZ;Ek6U bGsA.P/}


1BF-k8r6h h(K

也并非所有人都对iOS微信取消赞赏功能感到不满,知名互联网评论人魏武挥就有着不同观点。

2B)},~8]%F6tb!z*\7l0


q6z]Z8J;nk{&Dg0

“总算让我不用赞赏给钱来满足社交了!”虽然魏武辉也有自己的公众号,但对他而言赞赏有时候构成了一种负担。本来只是读者表达对作者感激之意的赞赏功能,在精明而重人情的中国社会,硬生生被发展出了讲究礼尚往来的社交功能。

jR.k[5s `w0


3T2[rKMd?0

“有人赞赏我,我可不得赞回去。比如说,老徐有个个人号,如果他赞赏了我三次,我一次都没回馈,多不好意思。所以我就得回馈,一回馈就会显示我是不是他的粉丝,于是我不得不订阅他这个号。”-|,^*u"i aY j+U+[*`


T'e4ka"N3Awv p7K


g^&Bo WV7u W0

l;Q:`;x{-R4j](L0


{G%x)j3jO"v6p

不是谁都能一篇文章收获200万赞赏/o)r | fw5AZ:Q4S


We{.`Y|E

前文提到,“冯站长之家”一年的赞赏收入大约在80~100万,不过需要看清楚的是,iOS赞赏的取消,伤害更多是自媒体人的感情,而非利益。 qn:V7Nj0d


oe5H1\ C^ n$D:O}r0

今年4月19日,得知iOS微信的赞赏功能将被取消之后,榜哥就曾做出如下分析:8Q |:mP e D:`o+Gk


j)w @2DHzd'Z`0

目前赞赏存在一种很有趣的情况:对于能够以赞赏收入过体面生活的公众号,他们一条广告的收入可能就抵得上一年的赞赏;而对于那些暂时无法以广告为生的自媒体人,其赞赏本来就很少。

e5BM0We@g-})g/n0
上一篇:《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因违规被封,阅读量500万。 下一篇:微信流量主简史:从日入5万到每天只够买杯咖啡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